《晚清沧海事》:(83)下卷(四十)新疆沦陷(十一)1864年,新疆没有起义,只有背叛!

WadeZhao 9月前 1928

总目录:https://thailiao.com/thread-2968.htm


晚清沧海事 下卷 13

第十三章
新疆沦陷(十一)
作者:罗马主义

前面我们说到,乌鲁木齐都统平瑞派出去的,第一支几百人的小部队,被索焕章派他的手下马如智,在杨春的帮助下,指挥库车的穆斯林叛军,在去轮台的路上,选了一个紧要的地方,打了一个伏击,全军覆没。

消息传回了乌鲁木齐,那么乌鲁木齐都统平瑞,还有乌鲁木齐提督叶布冲额,到底有没有怀疑,是索焕章搞的鬼呢?

事实证明,这两个人根本就没有往这个方向去想,原因前面我们已经说过了,因为索焕章虽然是一个穆斯林,可是由于他们家世代为官,本人又官运亨通,实在是没有造反的理由,你让他们两个人去怀疑他,这一点都不合逻辑。

所以他们只是怪自己运气不好,敌人又太狡猾,在他们看来,这纯属是一个意外。

恰好在这个时候,库尔喀喇乌苏领队大臣文永,害怕乌鲁木齐都统平瑞,又只是装装样子,派出的兵力太少,因此亲自赶到了乌鲁木齐,敦促他们出兵。

于是索焕章又跳了出来,向乌鲁木齐都统平瑞和提督叶布冲额进言,其实也不算是他跳了出来,这就是他的本职工作,因为他就是提督参将。

这职务大概相当于今天的一个参谋长,所以什么军事行动,都不可能把他落下。

索焕章说:“看来我们上次低估了敌人的力量,这次干脆多派点人过去,尤其是多派点穆斯林士兵,最好是把他们全都派去。”

为什么要这么做呢?他是这样给这两个人解释的,派穆斯林去镇压穆斯林,这样最大的好处,就是对方的斗志,不像打满汉军队那样坚定。

而且如果运气好,说不定还能分化瓦解对方,起到招降纳叛的作用,毕竟穆斯林和穆斯林之间,还是有很多共同语言的。

而且这样做,也不用担心这些人的忠诚度,因为他们的家眷都在乌鲁木齐,所以绝不会临阵倒戈。

而且这样做还有一个好处,如果让他们手上沾满了穆斯林的鲜血,他们就站在了,其他叛乱穆斯林的对立面去,和其他穆斯林结仇,也就不容易被人煽动蛊惑了,有利于乌鲁木齐的安定团结。

平瑞和叶布冲额一听,觉得非常有理,这简直是一个一石二鸟的妙计,于是齐声夸赞索焕章,不愧是当代的小诸葛。

两个人依计而行,把城中的兵力,特别是穆斯林众多的绿营,全都拨给了库尔喀喇乌苏办事大臣文永,让他带着去和蒙古人汇合,只留下了500满军守城。

有人可能就会奇怪了,这样一来,库车的穆斯林叛军岂不就危险了?索焕章的葫芦里,到底卖的是什么药呢?

我们看看,接下来发生的事情,马上就会知道,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了。

库尔喀喇乌苏办事大臣文永,这时已经被委任成新的库车办事大臣,负责统领协调各路清军,去平定库车穆斯林的叛乱。

为了稳妥起见,他没有直接赶往库车,以免又中了埋伏,或者遇到拦截,而是先南下,准备和喀喇沙尔办事大臣伊里奇召集的蒙古人会合,然后再一起向西,从穆斯林叛军想象不到的方向,进攻库车。

按说这一招很高明,很有点出奇不意的架势,这要是放在正常情况下,绝对堪称经典。

可是现在,他什么秘密都没有,他的行军路线,早就被索焕章通知了穆斯林叛军,他们已经在喀喇沙尔附近,布下了埋伏。

文永率军赶到了距离喀喇沙尔所属的,乌沙克它尔兵站30里地外的新井子,突然和大股的穆斯林叛军相遇,这让他大吃一惊。

这个方向上怎么会有叛军?他抠破脑壳也没有想明白,不过虽然有点意外,但他看了一下敌人的数量,心中并不慌张。

毕竟他率领了2000多名清军主力,迎战几千名没有受过训练的穆斯林匪徒,他还是有把握的。

于是他立刻命令布阵,准备迎战穆斯林军,还是标准的战术,汉族和穆斯林步兵居中,满人的马队在两翼。

战斗开始以后,他命令炮兵轰击敌人阵地,中军向前压上,马队从两翼包抄敌人侧后,一切都进行的井井有条。

当双方逐渐逼近的时候,曾经多次上演过的一幕,再次出现了,阵中的穆斯林士兵突然倒戈,把枪口对准了汉军和满军。

由于太过意外,这些汉军和满军,面对突然向他们背后捅刀的穆斯林战友,惊愕得目瞪口呆,他们怎么也想不到,这些人昨天还和你称兄道弟,今天就能对你痛下杀手。

这一幕,从1862年开始,已经上演了不止一次,这不是一个人两个人的叛变,而是800多名穆斯林的集体叛变。

这实在是太可怕了,完全到了匪夷所思的境地,你无法想象,这800多人,是如何一起保守秘密,一起笑里藏刀,然后又突然集体变成恶魔的!

这个难度实在是太高,我不知道天下还有没有第二个教派,能够做到这一点!

结果毫无悬念,清军再次全军覆没!

不对,这不准确,应该是清军中的满人和汉人士兵,包括新任库车办事大臣文永在内,全部被就地屠戮,没有一个人逃脱,清朝政府是在一个月以后,才知道这件事的!

当这件事发生了以后,你就应该知道了索焕章的险恶用心了吧!他为什么要参加叛乱?没人猜得出他的动机,所有的一切,看起来都那么的不合逻辑。

据野史记载,当他的母亲,一个穆斯林老太太知道了这些事情以后,也实在想不明白,他为什么要背叛国家!

据说这个老太太悲痛欲绝,为家中出了这样一个逆子,惶恐不安,觉得对不起列祖列宗,几次上吊自杀,都被人救了下来,从此不再和索焕章说一句话,只是默默的以泪洗面。

哎……

消灭了新任的库车办事大臣文永的军队以后,绿营穆斯林叛军和库车穆斯林叛军,立刻合兵一处,迅速北上,直逼乌鲁木齐。

到了此时此刻,整个北疆腹地,乌鲁木齐一带,就只剩下了守卫现在乌鲁木齐市中心,当年的巩宁城内的500满兵。

而妥得璘和索焕章,终于也可以放心的撕下所有的伪装,发出他们最后的致命一击。

于是妥得璘命令,乌鲁木齐和附近昌吉奇台的穆斯林一起发动叛乱!

命令很简单,只有一条,就是杀光所有的异教徒。

现在一切都变得很清晰,再也没有任何悬念,索焕章命令手下军官马顺,打开乌鲁木齐城门,北上的原乌鲁木齐绿营穆斯林叛兵,还有库车叛军一拥而入,城里的穆斯林也全体响应,叛军见人就杀。

我不想说具体的数据,在那长长的一串零后面,都是无辜的生命,我也不想对你描述,到底有多么的残忍,因为这样的话,很多人就会疯了,又会拼命的举报我。

但是我可以告诉你,这是一场彻头彻尾的,无差别的大屠杀,只要你不是穆斯林,无论你是男的还是女的,老人还是小孩,甚至哪怕是孕妇和婴儿,在极端穆斯林的刀下,都必须死。

在这一天里,你会看到昨天还和你谈笑风生的穆斯林邻居,今天就会举起屠刀,强奸你的妻女,杀害你的家人,就好像你们从来都不认识,而且还有深仇大恨一样。

在这长达一个多月的大屠杀里,乌鲁木齐和周围的县城里,所有的汉人、满人和蒙古人,除了那些跑到山里去的以外,全部被杀了一个精光。

你无法想象,一个人,或者说一群人的心理,要扭曲到什么程度,才能做到这一切。

当穆斯林发动全面叛乱的时候,乌鲁木齐都统平瑞,率领最后的残兵,本来一直在奋力抵挡,但是,当他看到对方的指挥官,竟然是索焕章的时候,他崩溃了。

据说双方相逢的那一刻,乌鲁木齐都统平瑞被惊呆了,然后他突然发出恐怖的大笑声,放弃了抵抗,举刀自刎而死。

而乌鲁木齐提督叶布冲额,在叛乱爆发以后,把自己的家小全部托付给索焕章,把他当成了最可信的朋友。

但是,当他战败后逃到索焕章家里的时候,他忽然发现,所有的穆斯林叛乱首领,居然全都在索焕章家里,他自己的妻儿老小,早已横尸索家花园。

乌鲁木齐提督叶布冲额这才发现,这个人居然骗了自己这么多年,而自己竟然一点都没有发觉,于是他悔恨的痛哭流涕,最后都懒得逃跑,直接就服毒自杀了。

乌鲁木齐从此,就变成了人间地狱!

当我在写本书的过程中,经常会忍不住戾气上升,写一些政治不正确的话,因为当你读了这么多让人痛心疾首的故事以后,你无法能忍的住,那么多的愤怒。

有很多人都想掩盖这一段历史,或者美化他们,但是我可以告诉你们,那些都是谎言,1864年,没有起义,只有背叛,没有革命,只有屠杀,这才是事实的真相!

妥得璘宣布成立伊斯兰国,有些书上写做清真国,其实清真和伊斯兰就是一个意思,和今天的恐怖组织,ISIS本质上都是一回事。

妥得璘自任苏丹,有些书上说是哈里发,反正就是皇帝的意思,他封索焕章为元帅,库车新教阿訇马隆为翼长,单单从这一点你就看得出,自始至终,这些人都是勾结在一起的。

伊斯兰国建立以后,迅速派出了军队,向四周发动进攻,他们走到那里,烧杀抢掠到那里,没有宽恕,没有仁慈,只有无情的杀戮。

来自伊斯兰国的极端分子们,他们只有一个简单的想法,干着一个简单的工作,那就是杀死所有的异教徒,把整个新疆,彻底变成恶魔的乐园……

就在乌鲁木齐陷落的奏章,刚刚传到北京的时候,俄罗斯驻北京公使,也迫不及待的赶到了总理衙门,要求和恭亲王谈判,这是一段耐人寻味的对话。

俄罗斯公使:“你们已经失败了,必须立刻割地赔款!”

恭亲王:“你凭什么这么说?你们无论在南线和北线,都和我们未分胜负!”

俄罗斯公使:“穆斯林在新疆已经发动了大规模的叛乱,乌鲁木齐已经被占领了很久了,你们现在两面受敌,必须立刻割地赔款!”

恭亲王有点诧异,这消息今天才传到北京,但是对方好像早已知道了,于是他忍不住问道:“你是怎么知道的?”

俄罗斯公使高深莫测的笑了一笑:“我就是知道!”

恭亲王长时间的盯着俄罗斯公使,好像已经明白了一切。

俄罗斯公使递出了一个文件:“这是你们应该赔偿的数目,以及必须割去的地盘!”

但是恭亲王并没有接他的文件,反驳道:“我们并没有战败,你们从来没有在战场上打败过我们!”

俄罗斯公使听了恭亲王这个回答,也不好反驳,只能狡辩道:“我不想再和你纠结,是谁打败了你们的问题,但是我必须向你强调,你现在已经走投无路了!”

他看了看恭亲王,发现好像这是对方的底线。

为了能达成协议,他决定做点让步,于是说道:“好吧,就算你们没有被打败,可以不赔款,但是你们必须接受划界条件,否则的话,你是知道后果的!”

恭亲王看着眼前气势汹汹的俄国公使,他知道,这是实话,他不可能再争取到,更好的条件了。

于是他无奈的叹了口气,说道:“如果我们接受划界协议的话,你们必须立刻撤军,同时不得再暗中支持穆斯林叛军!”

俄罗斯公使虽然看起来声色俱厉,其实他也是虚张声势,心中无底。当他听到清政府终于认输,不由的也暗暗的松了一口气,立刻点了点头,表示同意,因为除了穆斯林叛乱这张王牌,他其实,也没有什么其它像样的牌了。

由于前线的俄军不给力,迟迟不能击败清军,这让俄罗斯公使觉得底气不足,当他和大清政府争论的时候,难免有点理不直,气不壮,更何况拿穆斯林叛乱说事,这让他觉得,自己不像一个堂堂正正的胜利者,更像一个借机敲诈的无赖。

其实除了穆斯林叛乱这张王牌,他也没有什么其他可以打的牌了,因为前线的俄军不给力,迟迟不能击败清军。

再加上在俄国国内,反对这场战争的声浪越来越高,毕竟谁都知道,至少在当时,这场战争的战略方向,是有问题的,向南进攻中亚三国,才更符合俄罗斯的根本利益。

况且,这场战争花费巨大,如果大清坚持不签的话,虽然清军面临内外夹攻,迟早会被击溃,可是俄军如何占住这块地盘,怎么来掌控多如牛毛的穆斯林叛军,俄军自己也没有把握。

所以,没有和大清的一纸协议,俄罗斯最终能不能占稳这块地盘,始终是一个问号。

因此,俄罗斯公使权衡利弊以后,主动做出了让步,放弃了赔款的要求,见好就收,尽快结束这场战争,让俄军调转枪口,去打中亚三国。

1864年7月,俄罗斯和大清在北京达成了一致,双方决定停战,命令前线官员,开始就实际划界进行操作。

乌鲁木齐的叛乱,成了压垮大清的最后一根稻草,清军在战场上没有丢掉的东西,结果因为穆斯林叛乱的原因,最终让俄罗斯达成了目的。

从此,一块比德国还大的国土,整整44万平方公里,就此离开了中华文明的怀抱,被俄罗斯人巧取豪夺而去。

现在,前线的清军终于腾出了手来,他们能及时的调过来,打败穆斯林叛军吗?

最新回复 (1)
  • hgx81 5月前
    0 2
    难以想象,如果不是历史,最牛的编剧也编不出如此泯灭人性的故事。索焕章……
返回
发新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