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晚清沧海事》:(96)下卷(五十三)群魔乱舞(十一)俄国人和新疆穆斯林大叛乱,到底有多深的联系?

WadeZhao 9月前 1602

总目录:https://thailiao.com/thread-2968.htm



晚清沧海事 下卷 14

第十四章
群魔乱舞(十一)
作者:罗马主义


在1862年爆发的穆斯林大叛乱中,汉族穆斯林和俄国人勾结的问题,在以往相关的中文历史书中,被有意无意的淡化了,或者故意回避,但是看看同时代俄国人的资料,你会发现双方勾结之深,简直令人触目惊心。

俄国人对大清帝国的渗透,主要通过商人,旅行家,还有在北京的东正教教会。比如赫赫有名的俄国旅行家普尔热瓦里斯基(就是发现普氏野马的那个家伙),叶利谢耶夫,北京东正教会修士大司祭巴拉第等人的著作中,都透露出了双方不一样的关系。

俄国人把在中国西北的汉族穆斯林,称作东干人,把1862年发生的穆斯林大叛乱,称为东干起义,并且在和这场叛乱相关的很多著作中,无意间透露了大量的内幕。

比如普尔热瓦里斯基,在他的著作《第四次的旅行》中就强调,在未来可能爆发的俄国和大清王朝的战争中,东干人将是俄国人最好的盟友。

书中提到,在陕西,甘肃,东突厥斯坦,就是今天中国的新疆,那里的东干人,都把俄国人视为拯救者。

据他自己说,曾经在旅行途中,东干人不止一次的问他:“俄国人是不是很快就开始与中国人的战争?”然后对方又补充说:“哪怕是100个俄国人来到我们这里,我们就会立刻人人奋起,反对中国人的统治。”

而且他还提到,他在东突厥斯坦的时候,也就是在今天中国新疆的时候,他曾经和当地的驻军中的东干人,就这个问题进行了详细的讨论。

而且他在书中还谈到,他建议东干人放弃内部纷争,选出一个统一的领导人,齐心协力的越过黄河,直捣北京,最后就可以在北京的城墙下,强迫清政府同意,在亚洲东部建立起,第一个独立的远东伊斯兰国。

普尔热瓦里斯基的这些记载,事实上和他的旅行时间,是完全对不上号的。比如他和新疆绿营中穆斯林叛党的交流,和陕西穆斯林探讨俄国人的出兵问题,探讨他们统一指挥的问题,在他公开的旅行时间内,都是不可能的。

因 为他公开进入这些地方,都是在1870年以后,陕西这时候已经没有了穆斯林叛军,而新疆更是在1866年以后,就没有他所说的,由东干人组成的清朝驻军 了,所以可以肯定,这些都是在叛乱爆发之前发生的事情,而且很可能,当事人并不是他,而是其他的俄国间谍,只不过是他不方便明说而已。

而且更耐人寻味的是,汉族穆斯林的叛乱分子,敢和一个陌生的俄国旅行家,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,就探讨这些,在当时足以诛九族的话题,显然超出了一般常识。

更何况探讨俄国人的出兵问题,以及穆斯林内部结束纷争,推举统一的领导人,越过黄河,进攻北京这些高度机密的问题,绝不可能是初次见面的谈资。

因为任何一方,都有可能出卖对方,后果不堪设想,所以可以肯定,双方绝对不可能是在路上偶遇,明显是早就同流合污了的。

而 且俄国人对汉族穆斯林的了解,也远远超出我们的想象之外,间接证明了这一点,比如北京东正教会的修士大司祭巴拉第,他在1849年和1864年,两次掌管 北京东正教会,编撰了一份俄文报纸,向俄国政府定期报告中国的局势,还翻译了大量的中国书籍,曾经写了一本著名的著作,书名是《关于中国的伊斯兰教徒》。


修士大司祭巴拉第


先不说他为什么会写这个题目,单就是在这本书中,他对中国的穆斯林,所做的如此详细的介绍,其深刻程度,即使今天也很难超越。

在那个信息闭塞的年代,一个只去过蒙古,东北和北京的俄国人,又怎么能对千里之外,中国西北和云南的穆斯林,有如此深刻的了解呢?这让人实在不解。

所以,答案只有一个,双方有着非同寻常的秘密联系,否则的话,一个东正教的传教士,怎么可能能对他从没见过面的穆斯林叛党,有如此入木三分的描绘呢?

巴拉第在书中一个最重要的论述,就是他指出,东干人发动的叛乱,目的是要建立伊斯兰国,而不是为了反抗不公,这个结论在今天的中国史学界,居然都还不是共识,实在是让人诧异。

当然还有我前面提到的那些俄文资料,里面有详细的记述,在1864年清俄边境冲突中,东干人是如何作为内应,给俄国人提供了诸多帮助的事实,这里就不再重复。

关于俄国人和汉族穆斯林之间的勾结,我还有一些更有份量的资料,以后会陆续放出。

事 实上,俄国人对中国的汉族穆斯林,也就是他们口中的东干人,是寄予厚望的,同时期的瓦西里耶夫,在他的著作《论中国伊斯兰教徒的运动》中,甚至认为,伊斯 兰教很快就会征服儒家文化,中国很快就会变成一个伊斯兰国家,在波兹德涅耶夫的著作《中国国家生活的基本潮流》里, 也做出了类似的预言。

让人庆幸的是,幸好他们的预言最后都落了空,否则那真是中华民族的悲剧。而阻止了这场悲剧发生的,正是本书中提到的,那些已经被历史所遗忘的民族英雄们,他们抛头颅,撒热血,浴血奋战,避免了中华民族,落入俄国人当年预言的那个可怕的下场。

当然,我还可以举出很多例子,讲俄国人和汉族穆斯林之间的勾结,不过再这样写下去,本书就变成一篇学术论文了,如果我再把引用的页码和段落标注上的话,估计也就把大家看得昏昏欲睡了,我会在这本书结尾的时候,再做这个工作。

我 们在这里提这些事情,只是要让大家明白,妥得璘和俄国人之间的关系非同寻常,而且还有一个证据,据参加了1864年勘界谈判的俄国军人巴布科夫,在他的回 忆录里透露,俄国人在1867年,就同步掌握了妥得璘和热西丁,派兵进攻巴里坤和哈密的战况详情,而这两个地方,一度完全和外界失去联系,清朝政府都是过 了很久以后,才知道这里发生的情况,所以你可以想象,双方的关系非同寻常。

只有知道了这些背景,你才能知道,在接下来发生的一系列历史大事里,我们以前的历史书上的记载,特别是关于俄国入侵伊犁的真正原因,是完全错误的,我们在后面的故事中,会详细的向大家讲述。

说到这里,我忽然想起来,我还从来没有给大家认真的介绍一下妥得璘,这个在某些历史书上,被美化成“农民起义的杰出领导人”,“爱国主义英雄”,“东乡族的杰出人物”的真面目。

妥 得璘是一个什么人呢?如果放在今天来说,他就是一个和当年严新张洪堡之流类似,四处招摇撞骗的大师,只不过他表演的不是气功,而是预言祸福的超能力,说到 这一点,他和新教教主马化龙,似乎完全是一个套路,顺便说一下,他在金积堡住了很久,是马化龙的好基友,所以两个人都擅长装神弄鬼,也就不足为怪了。

妥得璘又名妥明,出生在甘肃河州,也就是今天的临夏回族自治州,属于东乡族人,这个也是建国后才出现的新民族,据说这里的人,祖上是元朝的时候,从中亚迁来的撒尔塔人,也就是给蒙古人当炮灰的赤马探军,后来被完全汉化了。

妥得璘年轻的时候,就踏入了宗教界,很早的时候,就小有名气,他喜欢周游四方,38岁的时候去新疆传教,曾经在热西丁的那个教派里任职,后来又回到了内地。

几乎所有的史料都有明确的记载,1862年,陕西爆发穆斯林叛乱的时候,妥得璘正住在金积堡讲经,所以自然而然的,为了配合关内的穆斯林叛乱,他就决定前往他熟悉的新疆,去策划叛乱。

所以你单看看他的这些行动轨迹,你就知道,他和马化龙一样,都是这场大灾难的背后推手。

后面发生的事情,就是本书前面讲到的,他住在乌鲁木齐提督参将索焕章的家里,暗中勾结俄国人,联合热西丁,马万信,在北疆发动叛乱,是屠杀了数百万满、汉、蒙古等各族人民的罪恶元凶。

不过这里我们重点要介绍的,是他发动叛乱成功以后的所作所为,那么这个“杰出的农民起义”的领导人,他到底做了些什么呢?

第一件事,发动种族大屠杀,这里就不再重复了。反正《古兰经》里说了,“在战场上遇到不信道的人,你要斩杀他们”,作为一个宗教极端分子,他的双手必然沾满了鲜血,新疆北部超过60%的人口,都死在了他的手上。

第二件事,横征暴敛!根据俄国人的记载,他向穆斯林征收的税收,不仅仅比大清政府的税收要高出了几倍,甚至让最腐败的乌鲁木齐都统平瑞,曾经做出的最不堪的贪污行为,相比之下,也都变成了善行。

在这个用伊斯兰教法统治的“国家”里,让那些以为能过上好日子,被忽悠参加叛乱的穆斯林,终于体会到了,什么叫做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。

第三件事,穷奢极欲!1866年,就在妥得璘刚刚拿下乌鲁木齐不久,他就下令在今天乌鲁木齐第六中学附近,修建皇宫,他要建成一座周长五里的新城,里面不仅要有宏大的王府,而且还要有各个元帅的宅邸,全都必须雕梁画栋,而且一定要看上去恢宏大度。

据说新城建成以后,人们感慨,以前乌鲁木齐的都统府,就算是城里最气派的建筑了,可是跟妥得璘的王府一比,前者简直寒酸的不值一提。

更 重要的是,这座如此规模的皇城,居然只花了一年多的时间就修好了,妥得璘所动用的人数之多,征收的徭役之重,达到了骇人听闻的地步,即便最无良的清政府官 员,面对妥得璘此举,都会惊讶的目瞪口呆,相形见拙。他们绝对想不到,在这个世界上,还有人能做得出,如此没有底线的事情。

第四件事,穷兵黩武!妥得璘连续不断的发动东征,每次出动数万人,进攻吐鲁番,哈密和巴里坤,几乎耗尽了乌鲁木齐一带的人力。

成年男子不是去参加战争,就是被抓去修建皇城,种田的只剩下老弱妇女,导致随后饥荒连连,进一步造成人口锐减。

第五件事,诛杀功臣。屁股还没有把椅子坐热的妥得璘,为了巩固权力,就在内部开始了大清洗。

他把那些最狂热的,在叛乱中贡献最多的,最有领导能力的穆斯林能人,要么排挤走,比如索焕章,要么杀掉,比如马升,结果搞得人人自危。

所以伊斯兰教作为一个落后的文明,在中国历史上好不容易偶尔露一次脸,展现给人们的,也仅仅只是,地狱有多么黑暗而已!

新疆人民,特别是普通穆斯林,到了这个时候,一个个都后悔的捶胸顿足,痛恨自己参与了这场叛乱。

根据《伊米德史》的记载,新疆的穆斯林在经历了热西丁,阿古柏的残暴统治以后,全都渴望着清朝政府的归来。

要知道《伊米德史》是维吾尔族宗教人士毛拉.穆萨的作品,而且他的立场是站在圣战者一方的,就连他都对这些残暴的统治看不下去。

他 在书中写道,在阿古柏的残酷统治之下,连百灵鸟都找不到立足之地,而新疆的老百姓,则把春天播下的种子称作“和太”,也就是清军的意思,他们祈祷着清军能 在秋天的时候回到新疆,保护他们的收成,不被妥得璘,热西丁,阿古柏之流夺走。每当东边掀起了尘土,人们就翘首以盼,心中默默的祝愿,是清军回来了。

不过相对而言,阿古柏比热西丁和妥得璘,稍微更文明一点,特别是他比热西丁,更懂得如何收买人心。

热西丁在短短的两年多时间里,就发动了三次南征,两次东征,每次都动员了数万人参加,规模最大的一次,甚至出动了7万多人。

有人问我,清军为什么做不到这一点,每次出动的人数都是那么少,仅仅出动个一两万人,就喊后勤支持不住了?

很简单,像热西丁这样做,老百姓就活不下去了!这种竭泽而渔的事情,清政府是无论如何也做不出来的,毕竟儒教比伊斯兰教,还是要高出了一个维度,文明的不止一点点。

所以热西丁的残暴统治,很快就引发了内乱,阿古柏趁机北上,早已恨透了热西丁的维吾尔人,全都望风而降,开城欢迎阿古柏,因为再让热西丁那样搞下去,大家全都死无葬身之地了。

所以,阿古柏兵不血刃地就占领了热西丁的地盘,轻松的击溃了热西丁的垂死挣扎,然后委任被热西丁排挤的手下能人伊斯哈克,担任这一带的地方官,收买当地人心。

但是阿古柏的这个举动,让俄国人大为光火,因为热西丁是俄国人的马仔,但是由于担心激怒英国人,所以俄国人不敢立刻出兵对付阿古柏。

在莱茵塔尔的使团空手而归以后,俄国人有点坐不住了,可是考虑到自己直接出手的风险太大,于是俄国人就动员手下的两个“盟友”,乌鲁木齐的妥得璘,浩罕的胡里雅尔汗,联合出兵进攻阿古柏。

顺便说一句,俄国人占领了塔什干以后,引起了英国人的强烈抗议,于是俄国人只能暂时后退一步,没有敢立刻吞并浩罕,被迫扶持阿古柏的政敌,胡达雅尔汗为临时的傀儡统治者。

不过对于俄国人的请求,胡达雅尔汗也没那么傻,他要求俄国人先提供武器支援,但是俄国人已经打定主意,要吞并浩罕,所以自然也不能扶持潜在的敌人,因此这一路也就不了了之了。

作为替代方案,俄国人开始在喀什和浩罕边境上修建堡垒,威胁阿古柏,牵制他的行动。

而妥得璘显然是和俄国人达成了一致,再加上热西丁原来是他的盟友,阿古柏北上也威胁到了他的地盘,所以他必须作出反应。

1870年,面对妥得璘的威胁,阿古柏率军北上,准备阻止妥得璘的进攻,不过由于俄国人在他的侧翼聚集了大军,同时他也对妥得璘很忌惮,不想和他决战,所以就派出了使者,主动向妥得璘求和。

为什么阿古柏害怕妥得璘?原因很简单,妥得璘的主力部队是以前的清军,从古到今,浩罕军队从来都没有在一场正规战中,击败过清军,而且每次都输得惨不忍睹,所以心理上有阴影。

但妥得璘虽然派兵南下,可是他也没有完全准备好,因为他当时正在清洗马升的残余势力,把马升的死党弁余录,马如智等10多人逮捕,正在忙着给他们罗织罪名,所以暂时同意了阿古柏的请求。

不过妥得璘打内心看不起阿古柏,在谈判中非常强势,而阿古柏当时急着想回到南疆,因为他得到了消息,英国人派出了一个官方使团,已经出发前往喀什。

抱住英国人这个大腿,和英国人结盟,这对阿古柏来说,是生死攸关的大事,所以阿古柏做出了非常大的退让,送出了相当大的一块地盘给妥得璘,因此双方最终达成了协议。

不过阿古柏前脚刚走,正要去迎接新任英国驻印度总督梅约勋爵派出的,由英国驻印度政府高级政治官员道格拉斯.福赛斯爵士率领的使团,可是后脚妥得璘就撕毁了协议,发动了突然袭击。

妥得璘为什么放弃了他占了大便宜的和约,不顾内部的问题还没有处理好,就派马泰进攻库车呢?显然是受到了俄国人的压力,因为这不符合他们的利益。

事实上俄国人一直对妥得璘进行援助,徐学功曾经多次袭击了俄国人派往乌鲁木齐的商队,而且英国人也注意到,妥得璘的军队,装备了大量俄国人提供的,M1844式燧发滑膛枪。

阿古柏虽然离去,但是他还是留下了一只装备精良的军队,全套英国武器,负责防守库车,但是这支军队却像以往历史上一样,依然不是曾经的清军,如今的穆斯林叛匪的对手。

双方在库车以北,一个叫做齐卡尔的地方发生了激战,阿古柏留守的军队,全军溃败,只有少数残兵逃回了阿克苏,库车被妥得璘轻松攻下。

听到这个消息,阿古柏震惊了,这倒不是因为妥得璘撕毁了协议,而是他没有想到,他那只在南疆战无不胜的军队,而且还装备了英国武器,在北疆人的面前,依然是不堪一击,如此看来,单单靠军事力量,阿古柏是没有能力战胜妥得璘的,那他该怎么办呢?

阿古柏本来已经走到离喀什不远的地方,但是他现在也顾不上英国人的使团了,立刻掉头赶往阿克苏,就在去的路上,他想出了一整套让人称奇的连环计,那么靠着这条妙计,他能扭转颓势吗?

最新回复 (0)
返回
发新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