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晚清沧海事》:(97)下卷(五十四)群魔乱舞(十二)俄国人为什么要入侵伊犁?

WadeZhao 9月前 1447

总目录:https://thailiao.com/thread-2968.htm



晚清沧海事 下卷 14

第十四章
群魔乱舞(十二)
作者:罗马主义

有一句话你应该听说过,著名哲学家以赛亚柏林说的,刺猬知道一件大事,而狐狸知道许多小事。这话的意思是,有些人处事就是一根筋,有些人则要圆滑的多。

如果放在同治年间发生的新疆穆斯林大叛乱里,你会发现,几乎所有挑起叛乱的那些阴谋家们,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特点,就是他们都是刺猬类型的。

为什么这么说呢?你看,无论是妥得璘,热西丁还是马万信,这些人都有一个特点,就是他们一旦拿起了刀子,就只知道杀人。

对于他们来说,人生似乎只有一个目的,那就是把所有的“卡菲尔”,也就是古兰经中的非穆斯林,杀个精光,然后他们就舒坦了。

看过我们前面故事的朋友都知道,他们的杀人可是无差别的,不仅仅是满人,汉人,就是蒙古人一样也跑不了,见谁杀谁,把整个北疆杀成了一个人间地狱。

不仅仅如此,当不信伊斯兰教的非穆斯林被杀光了以后,那些信伊斯兰教的人,他们也照杀不误,只要他们不够听话的话。

所以塔尔巴哈台和伊犁地区,几乎都变成了鬼城,就是因为他们不仅仅要把汉人满人蒙古人杀光,而且还要把他们自己也杀光。

就像有一句谚语说的,手上拿把锤子,看见什么都像钉子,对于这帮人来说,手上拿把刀子,不把所有的人都杀光,他们就绝不罢手。

难道这帮家伙都是天生的变态杀人狂吗?但是你看看他们最初所做的那些事情,似乎也是老谋深算,心思缜密,不像是一群白痴,可是为什么,他们最终造成的后果,却又如此令人发指的残忍呢?

我认为,这和他们所处的环境有关,因为他们处于一个儒家思想占有绝对优势的社会,而他们又试图引入伊斯兰教这种落后的文明,可是伊斯兰文明和中华文明无论怎么比,那都可不是相差一点半点,所以他们无法和平的说服大家,来达到他们想要实现的目的。

因此,如果要把中国变成伊斯兰社会,那么他们就必须要说谎,欺骗和造谣,这是他们蛊惑穆斯林参与暴动的最佳武器。

而他们最喜欢强调的一个谣言,就是所有的非穆斯林,都在迫害穆斯林,如果他们不反抗,不杀光对方,他们就没有明天。

天天的胡言乱语,久而久之,他们自己也就相信了,就真的成了神经病,彻底的人格分裂,最终变成了毫无人性的禽兽。

所以他们最终只会像刺猬一样,任何时候,都想把对方扎得鲜血淋漓,因此无论是热西丁,马万信,或者是妥得璘,即使他们掌握了政权,他们也从未考虑过联合其他盟友,他们只会做这一件事,那就是杀人。

但是阿古柏却和他们不太一样,他属于狐狸那种类型,看过我们前面故事的朋友都知道,其实阿古柏占领南疆,基本上靠的就是坑蒙拐骗,没打过什么硬仗。

无论是最初对付喀什的柯尔克兹头领司迪克,还是后来暗算和阗的哈比不拉,他都是靠耍的阴谋诡计,并不是真刀真枪的,和对方拼一个你死我活。

即使是在宗教问题上,他也比这帮家伙灵活,一方面,他可以给自己披上一个极端派的外衣,引进瓦哈比派的一些行动原则,换取宗教人士的支持,帮助他打败和卓的后裔素布鲁克。

另一方面,需要的时候,他也可以接受非穆斯林的投降,并不是非要红刀子进,白刀子出。

就比如,他就愿意招降喀什汉城的守军,何步云和他的手下,那群走投无路的清兵,只要这群人肯披一个马甲,变成穆斯林,让他获得威望就行。至于这些投降的人,是真信还是假信伊斯兰教,他根本就不在乎。

不 仅仅如此,他还特别会拉拢人,由于这群清军擅长使用火器,特别是大炮,而这恰好是他的短板,为了笼络这群人,他居然娶了何步云的闺女,让何步云做了他的老 丈人,从此双方成了亲戚,并给他手下投降的清军发高薪,让他们变成了他的主力部队,结果这群人在击败热西丁第三次南征中,发挥了重要的作用。

通过这些事情,我们可以看得出,阿古柏属于一个狐狸类型的人,只管需要,不管原则,属于演技派的,说哭就哭,说笑就笑,只要剧情需要,卖菊花都可以。

知道了双方不同的人设,狐狸和刺猬之间的区别,我们就可以理解,接下来发生的事情,因为阿古柏接下来所做的事情,简直就是匪夷所思。

前面我们说了,阿古柏的精锐,那只留守库车,装备了英国人半卖半送给他的洋枪洋炮的大军,只用了一个下午的时间,就被曾经的清军,妥得璘的手下打的落花流水,屁滚尿流,狼狈而逃。

所以阿古柏收到消息以后,虽然他立刻率军调头北上,可是他心里其实也是七上八下的,能不能打得过妥得璘,他心里一直在打鼓,更何况俄军还在他的侧翼,对他虎视眈眈。

孤军北上,对手又这么厉害,该怎么办呢?

这个时候,阿古柏就表现出了他的狐狸特性。一边往北走,一边他就琢磨,妥得璘有什么弱点呢?

很快阿古柏就想清楚了,妥得璘是个刺猬!在他的世界里,非黑即白,所以妥得璘精神分裂,是个变态杀人狂,除了边境外的俄国人以外,他在新疆没有朋友,所有活着的人,全都和他有血海深仇。

想明白了这一点,阿古柏就知道了,自己该怎么做了,首先,他给巴里坤的清军写了一封信,是这样说的,我这次北上,是为了来消灭妥得璘这个变态,此人作恶多端,留着他后患无穷,大家最好能联手,一起进兵,把这个祸害连根拔除。

另外,我对大清皇帝仰慕已久,这次北上,也是为了替他老人家效力,希望将来有一天,他老人家能收留我,让我也能在他门下,当一个马仔,这一直是我最大的心愿,请你们务必转告你们的老大。

阿古柏写这封信是什么用意,自然是显而易见的,但这封信会起作用吗?当然不会起作用,因为清军可没那么傻,让他当枪使,更何况,阿古柏现在还是一个地地道道的侵略者。

那么阿古柏失算了吗?也没有,不仅仅没有,而且他还达到了他的目的,因为他写这封信的意图,并不是指望清军能出兵,因为这个时候,驻守巴里坤和哈密的清军,也是泥菩萨过河,自身难保,他可没有指望他们,能给他援手。

那他为什么还要写这封信呢?因为他还写了两封信,这两封信,才是他真正要找的帮手。

但是这两帮人会不会理他,那是要看他头一封信的,也就是他的政治态度的,所以第一封信虽然没用,但是他必须写,就是为了让这两帮人,知道他的政治态度。

那么这两帮人是谁呢?一个就是我们前面提到过的,在乌鲁木齐以西,一直坚持和妥得璘作战的徐学功,这个时候,他手下能作战的民团,英国人估计在2000~8000人之间。

另一些人,就是我们前面提到过的,在今天新疆巴音郭勒蒙古自治州游牧的南路土尔扈特蒙古部落,能作战的男子,现在大概也有几千人。

为什么他要找这两帮人呢?一是因为他们能打,二是因为他们和妥得璘之间都有血海深仇。

前面我们说过,徐学功和他手下的数万满汉民众,虽然被隔在了乌鲁木齐以西,完全孤立无援,但是在这场旷日持久的种族大屠杀中,他们却坚强的生存了下来,所以他们的战斗力,那绝对是毋庸置疑的。

而南路土尔扈特蒙古人,在这短短的5年中,他们和热西丁妥得璘之间,上万人参加的大仗,就打了三次,小仗不计其数。

最激烈的一次,土尔扈特汗巴彦淖尔,曾经被热西丁的手下伊斯哈克,围在库尔勒城里,最后在徐学功的帮助下,他才侥幸突围,率领一部分人北上,逃到了外蒙古,和白活佛根嘎扎勒参喇嘛率领的蒙古人残部会合。

留在库尔勒附近,没有走成的蒙古人,在汗王妻子福晋的带领下,这些年来,一直过着一边战斗,一边求生存的生活,历经千难万险,也是一支不可低估的力量。

如果说这两股势力有什么共同的特点,那就是绝对的忠于清朝政府,同时和妥得璘之间,有着血海深仇。

所以阿古柏要和他们联盟,就必须向清朝政府送秋波,打着消灭叛党,报效朝廷的名义,才能得到他们的共鸣。

那么阿古柏做到了这一点吗?他做到了,这三封信一寄出,本来处于绝对劣势的阿古柏,终于有了和妥得璘一较高低的资本。

而且接下来,阿古柏还遇到了一个好运气,当他走到阿克苏的时候,妥得璘的军队,在占领库车以后,并没有继续向前,反而撤退回乌鲁木齐了,为什么会发生了这样的事呢?

原来,妥得璘在北线,刚吃了一个大败仗,丢了布伦托海一带,就是今天新疆阿勒泰地区福海县境内,所以被迫调兵回援。

那么是谁给妥得璘造成了威胁呢?就是那位侠胆忠肠,武艺高强的白活佛根嘎扎勒参喇嘛,他率领残存的蒙古人,在清朝政府的帮助下,艰难的度过了1866年的大风雪,1867年的大饥荒。

现在他们刚刚恢复了一点元气,就主动出兵,帮助清朝政府收复了布伦托海,遏制了穆斯林叛军北上的势头,让广大的蒙古牧民,终于有了一块可以安身的地方。

布伦托海牧民转场

所以根嘎扎勒参喇嘛,不愧是真正的有道之人,佛教才是真正行善的宗教,真正的修行,就是要降妖除魔,在后面他还会出现在我们的故事里,他为祖国的统一,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。

根嘎扎勒参喇嘛的这一击,给了妥得璘当头一棒,让他感到了北面的威胁,所以他决定加强乌鲁木齐一带的防守,因此就把马泰的军队调了回来,而阿古柏也就撞了一个大运,轻松的夺回了库车。

但是夺回库车,可不仅仅只是阿古柏撞了一个大运这么简单,而是妥得璘的一步战略失策,这一招臭棋,让他彻底为自己挖下了坟墓。

为什么这么说呢?因为库车这个地方太重要了,当初俄国人指点穆斯林在这里发动叛乱,就是因为这里是新疆的心脏,南来北往的咽喉要道,谁掌握了这里,谁就掌握了新疆的命脉。0%


现在阿古柏占领了这里,他向北可以和南山的徐学功取得联系,向东可以和土尔扈特人联系,向西北可以进入伊犁,切断俄国人对妥得璘的支援,一下子就取得了战略的主动权。

事实上他也是这么做的,他首先在库车东边的库尔勒,和土尔扈特汗的福晋,也就是王爷的夫人,“在诚挚友好的气氛中”,举行了双边会谈,在会上,他重申了将来要效忠清朝,同时尊重蒙古人的信仰,希望和他们联手,共同对付极端恐怖分子妥得璘。

阿古柏的外交能力,在那个时代,绝对是出类拔萃的,他的这些话,全都说到了点子上,这些都是土尔扈特人最关心的,所以双方立刻结成了同盟。

然后他又联系了徐学功,也向他保证,将来一定会向清朝政府效忠,约他一起进攻吐鲁番,自然也得到了徐学功的积极响应,亲自率领2000多人前来助战。

就这样,靠着花言巧语,狡猾的如狐狸一样的阿古柏,面对着比他强大的多的妥得璘,终于有了力量,可以扳扳手腕了。

狐狸虽然知道很多的事,可是它也有它的弱点,那就是它的牙齿不够坚硬,爪子也不够锋利,而刺猬虽然只知道一件事,但是它一旦缩成一团,把所有的刺都亮出来,就是老虎也拿他没办法。

所以当阿古柏率领大军,在吐鲁番和妥得璘手下,马仲对阵的时候,居然拿对方没办法。

有读者可能会觉得奇怪了,你不是说,阿古柏都是用的英国人的武器吗?怎么会打不过以火绳枪为主,部份使用俄制武器的马仲的军队呢?

事实上,无论是根据俄国人还是英国人的记载,我们完全可以确定,阿古柏的军队,确实使用的是当时比较先进的武器,主要是施耐德系列的后膛针刺枪,恩菲尔德各种改进版,前后买了几万只,说起来数量也很庞大,绝对能做到人手一支。

不仅仅步枪先进,他的炮兵也很不错,不但有大量的老式拿破仑炮,也就是青铜铸造的12磅和9磅滑膛炮,还有10多门现代化的后膛山炮,按说应该很强大,可是打起仗来,却不奏效,这又是怎么回事呢?

一份俄国人的记载,为我们解开了这件事情的秘密,根据曾经访问过阿古柏的俄国使者莱茵克尔的观察,一支英国人造的线膛枪,拿到阿古柏的士兵手上,最多半年以后,你就分不出来,这支枪到底是线膛枪还是滑膛枪,而一支更加复杂的后膛针刺步枪,最多3个月以后就打不响了。

为什么会这样呢?难道英国人卖给阿古柏的,都是假冒伪劣产品吗?其实不是的,英国人卖给他们的,都是地地道道的英国货,质量绝对的上成,那为什么坏的这么快?

因为枪也是要保养的,特别是在戈壁沙漠中使用,很快就会沾满灰尘,你必须定期的把枪拆开,清洁保养上油,不然再好的枪,也会变成烧火棍。

越复杂的枪,就越娇贵,越需要保养,可是阿古柏的士兵,基本上都是文盲,这个时候土耳其和英国教官还没有来,他们不知道这些要领,所以虽然买的多,但是坏的也多,实际上部队里头,能用的还是没有几支。

后来英国人就注意到,阿古柏的士兵不喜欢使用后膛枪,因为拆开了以后,他们装不回去,没法保养,在使用的过程中,也容易造成损坏,由于后膛枪很贵,所以这个后果很严重,通常是一顿严厉的鞭打。

因此英国人发现,士兵们竭尽全力的避免领用这些枪支,他们宁肯使用老式的前膛枪或者火绳枪,因为使用这些枪支,不需要掌握什么特殊的技巧。

一直到土耳其教官来了以后,这个现象才被扭转,当然,这些都是后话。

因此武器固然很重要,但人更重要,人的素质不够,就是给了你非常好的武器,你一样也玩不转。

就比如印度和巴基斯坦不久之前的空战,有人可能会觉得很奇怪,印度怎么会派出老掉牙的米格21去迎战,而不是派出他们最先进的苏30,或者法制幻影2000?

原因很简单,缺乏人才!

根据印度媒体事后披露,印度会保养苏30和幻影2000的士兵很少,只在几个特定的基地才有,再加上价格昂贵,为了避免被敌人偷袭,所以都被部署在离前线很远的机场里。

而前线机场里的士兵,只会保养老式的米格21,所以和巴基斯坦发生冲突的时候,没有办法把苏30和幻影2000向前派,因为前线机场里,没有懂这两种飞机的地勤。

因此当巴基斯坦空军来袭的时候,后方基地里,先进的苏30和幻影2000即使从后方起飞,由于距离太远,一下子无法及时到达战场。

可是时间不等人,对方的飞机已经靠近,只有从前线机场,紧急起飞老式的米格21,自然打不过巴基斯坦的F16和枭龙战机,所以飞机被击落,飞行员被抓,丢人现眼,就是这个原因。

因此阿古柏的军队,实际上战场的时候,主要用的还是老式的12磅滑膛炮,前膛枪,抬枪,火绳枪之类的,自然比马仲的军队高不到哪去,所以双方自然打成了一个平手,阿古柏在吐鲁番城下,居然被挡住了半年多。

不过我们前面反复说过了,刺猬只知道一件事,但是狐狸知道很多事,所以阿古柏的人设既然是属于狐狸,自然他就会另外想办法。

他想出了什么办法呢?很简单!刺猬有什么弱点?那就是它没有朋友,因为你永远无法和一只刺猬搂在一起,而妥得璘既然是一只刺猬,那他和部下之间,就不可能有什么良好的关系。

想明白了这一层道理,一切问题就迎刃而解了,于是他决定不和马仲再打了,他要和马仲秘密见个面,探讨一个终极问题。

他问马仲:“你把我打败了,你觉得你会有什么下场?”

这个问题一抛出,马仲立刻就傻眼了,因为这个问题问到点子上了,马仲非常确定的知道,以妥得璘的为人,迎接他的绝不会是鲜花和赞美,更不要说金钱和美女了,相反,很可能是一把冰冷的屠刀。

因为索焕章和马升,就是先例!你怎么能比妥得璘还能干呢?而一旦打败了阿古柏,我岂不是下一个马升?一想到这里,马仲顿时觉得惶恐不安,一下子失去了斗志,变得心灰意冷。

而阿古柏要的就是这个效果,看来人要多动脑筋,千万不要一条路走到黑,有时候战场上得不到的东西,几句话就能得到。

于是阿古柏伸出了橄榄枝,冲着马仲一阵乱摇,他指指身边的伊斯哈克,对着马仲说:“我让他代替了热西丁,我也可以让你代替妥得璘,我一向言出有信,你觉得怎么样?”

还能怎么样,和一只狐狸做朋友,未必是明智的选择,但是和一只刺猬做朋友,那只会把自己扎得满身是血,马仲不想让自己一身都是洞,所以他决定“弃暗投明”。

阿古柏终于来到了乌鲁木齐郊外,可以眺望妥得璘的气势宏伟的皇城了,现在他只需要再向前一步,就可以征服整个新疆了。

可是就在这个时候,有人急了,一直关注着北疆战局的俄国人,发现阿古柏居然策反了马仲,兵不血刃地达到了乌鲁木齐城下,动了俄国人的奶酪,简直没大没小,居然敢在太岁头上动土。

其实俄国人早就想打阿古柏,但是有个难处,那就是他们不方便直接动手,因为螳螂捕蝉,黄雀在后,他们背后还有一个英国人,在扯他们的后腿。

所以俄国人一直忍着,寄希望于妥得璘,他们知道他挺能打,他们希望用他的手,来收拾了阿古柏。

可是没有想到,妥得璘这个刺猬,只会扎人,不会交朋友,被狡猾的阿古柏这个狐狸,四处挖墙脚,最后被搞成了一个孤家寡人,眼看乌鲁木齐就要守不住了。

俄国人知道他们必须出手了,再不出手,妥得璘就要完蛋了,整个新疆,就会全都变成英国人的势力范围了,这是绝对不能容忍的。

于是俄军迅速的越过了中俄边境,占领了伊犁,准备向乌鲁木齐进发,去攻打阿古柏,挽救妥得璘。

但是俄国人一动作,英国人也不干了,他们立刻就提出了强烈抗议,并且威胁要出动舰队,在黑海和波罗的海找俄国人的麻烦,一时间局势变得异常紧张。

俄国人侵入伊犁,准备继续东进的消息,迅速传到了阿古柏这里,他忽然发现,自己居然成了伦敦和圣彼得堡关注的焦点,不过这可不是什么好事,两个巨人在他身旁咆哮,稍有不慎,他就会粉身碎骨,他该怎么办呢?

最新回复 (0)
返回
发新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