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晚清沧海事》:(99)下卷(五十七)群魔乱舞(十五)为什么总有些土耳其人,对新疆垂涎三尺?

WadeZhao 8月前 1562

总目录:https://thailiao.com/thread-2968.htm


晚清沧海事 下卷 14

第十四章
群魔乱舞(十五)
作者:罗马主义


1873年9月,天气已经渐渐有点冷了,哈密守将魏忠义,拿着望远镜,趴在沙堆上看了半天,但他实在也看不出来,眼前这个营地,到底有什么特别之处?
几天之前,朝廷发来了紧急公文,说是有一股悍匪窜入了新疆,这一群人虽然人数不多,但是战斗力爆表,千万要小心,务必要设法拦住他们,绝不能让他们和乌鲁木齐的叛匪勾结在一起,不然事态就严重了。
看见这个文书,哈密办事大臣文麟忍不住的苦笑了一声,摇了摇头,心想,这算是什么话?
悍匪?战斗力爆表?我们在新疆苦苦支撑了这么多年,哪一个敌人不是悍匪!哪一个敌人又不是战斗力爆表!难道还会有比这些人,更夸张的人出现吗?
文麟心中寻思,这恐怕是内地剿匪的官员办事不力,围攻肃州的时候,让一帮匪徒漏网了,所以为了防止别人说闲话,故意夸大事实!“哎”,他忍不住摇了摇头,心想,这都是一些官场陋习呀!
不过刚一叹完气,文麟忽然转念一想,发现这也是一个绝好的机会,既然你们都说这群家伙是“三头六臂”,那我就干脆把他们拿下了,岂不又是奇功一件?
于是他就找来哈密守将魏忠义商量,魏忠义一听,哈哈大笑,拍了拍胸脯,保证把这事办好。
文麟问他为什么如此有把握?魏忠义回答说,这事还不简单,你想想,从肃州到达哈密,也就是今天的甘肃酒泉进入新疆,途中要穿越一片大沙漠,所以第一,你不用猜对方会走哪条路,因为对方只有一条路可以走,就是有水源的那条路。


第二,要翻过这片大沙漠,也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办得到的,至少要花10多天的时间,即使天气良好,一步都没有走错,走到沙漠边缘时,那也至少是断水一两天之后了。
所以咱们就在绿洲边缘的水源地埋伏好,以逸待劳,等着这群人困马乏,饥渴难耐的敌军一到,立刻就发动突击,那还不是手到擒来?
哈密办事大臣文麟,听完了魏忠义的这一番话以后,心想,说的在理,这简直就是神机妙算呀!
因此他立刻下令,让魏忠义按自己的计划行动,率领了数千人马,提前到水源点附近埋伏,只等敌人到达,就把他们一举歼灭,自己则留在哈密城里,高高兴兴的等着听捷报了。
魏忠义到达了预设阵地几天之后,就听到探马来报,敌人离这里只有一天的路程了。魏忠义有点好奇,这帮被描述成战斗力“爆表”的悍匪,到底长得是不是青面獠牙,三头六臂,于是他就悄悄潜伏到对方的营地旁来侦查。
不过他躲在沙丘里,拿着望远镜观察了半天以后,结果实在是让他大失所望,这哪里是什么悍匪?完全是一群盲流!
这支部队不但有男有女,有老有少,一个个都衣衫褴褛,而且好多马的背上,还绑着几个竹篮子,里边装着几岁大的孩子,这样的部队会有战斗力?魏忠义实在不敢相信。
观察了半天,魏忠义发现,要说有什么地方,让人稍微有点诧异之处的话,那就是这一群人的身上,不论男男女女,老老少少,都背着枪。
虽然这不常见,不过这也实在没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地方,毕竟这是战乱年代。
看见眼前这个情况,魏忠义心想,之前那个公文,纯粹是瞎扯淡,让人一惊一乍的,白死了好多脑细胞。但与此同时,他也松了一口气,毕竟在没有看到这帮人的真实情况之前,他还是有点儿忐忑不安的,现在他完全放心了。
于是他决定修改一下之前的计划,把原定在绿洲边缘袭击对方,改成在沙漠里就动手。
现在他已经不再担心,打不打得过这帮盲流,而是怕再让这帮家伙漏网了。所以他不打算让他们,有一点点机会在绿洲上乱窜,他要把一切问题,都在沙漠里解决了。……
在19世纪70年代的东方人里头,恐怕只有两个人,搞明白了英俄争霸这回事,并且懂得去利用这件事,帮助自己实现目标。
这两个人,一个是阿古柏,另一个就是左宗棠,其他的人则完全都是一头浆糊,根本搞不清楚,这个世界上发生的每一件事情,背后的逻辑。
为什么我们敢这么说呢?因为当时很多人都认为,俄国人侵占伊犁,是想霸占整个新疆,而且当时清朝政府里面有很多官员,非常担心俄国人会支持阿古柏。
可是左宗棠却知道,俄国人最多也就是到伊犁了,而且他们的头号敌人,就是阿古柏,只要他入疆攻打阿古柏,俄国人肯定会乐见其成,而且还会给予支持。
事实证明,左宗棠是非常有远见的,后来他敢押宝,向俄国人购买军粮,作为解决后勤问题的主要来源,就是因为他搞明白了,英俄争霸这个大背景。
由于他这个明智的决定,所以他后来出兵新疆,进展神速,从俄国人那里购买的军粮,虽然给了三倍的高价,可是却比从内地运粮,那还是便宜了10来倍,为清朝政府至少节约了一半的军费。
这些在以后的故事中,我们会详细的介绍,不过左宗棠之所以能搞得清楚这些国际问题,那是因为他喜欢和洋人交往,每次有欧洲的探险家路过,他都要盛情款待,打听世界上发生的情况,而且他手下还有一大群法国雇佣军,所以他有消息来源,这很正常。
可是阿古柏又怎么搞得清楚这些问题呢?他又是怎么知道英俄在争霸,他自己就是这中间那个最关键的棋子呢?
大家要知道,阿古柏不过是当时,在新疆的无数大小军阀中的一个,虽然他后来发达了,但是他们当时所处的境遇,都差不多,就是当时新疆几乎是完全闭塞的,外边的人搞不清楚里边的情况,里边的人也搞不清楚外面的情况。
按理来说,阿古柏本来也会和这帮家伙一样,浑浑噩噩的,根本搞不清楚,世界上到底发生了些什么?!可是一个人的到来,彻底改变了这一切,这个人就是我们前面提到的,阿古柏的侄子,赛义德.阿古柏.汗。
赛义德这个家伙可不简单,今天新疆的一切问题,始作俑者都是这个家伙。这个家伙原来在浩罕是一个宗教大V,去麦加朝觐过,也去土耳其游学过,在中亚的宗教人物里,算是一个见过大世面的家伙。
1865年,俄国进攻浩罕的时候,这个人为了挽救自己的国家,就跑到阿拉伯世界去找赞助,当然,他的目标主要是当时伊斯兰世界的老大,奥斯曼土耳其。

可是到了伊斯坦布尔以后,当时的奥斯曼土耳其,还没有从克里米亚战争的伤痛中缓过气来,虽然有英法助阵,打赢了这一仗,但是奥斯曼土耳其自身也损失惨重,财政濒临崩溃,哪有精力去管发生在中亚的事情。
所以赛义德代表浩罕政府,求见奥斯曼苏丹,回回都吃了闭门羹,在伊斯坦布尔待了三年,一事无成。
虽然赛义德在这里一无所获,可是由于伊斯坦布尔靠近欧洲,资讯发达,所以他在这里一下子搞明白了,欧洲各国打来打去,合纵联橫的内在原因是什么,这让他的认知水平,比中亚的那些穆斯林酋长们,一下子就高出了一个维度。
不仅仅如此,就在他驻足伊斯坦布尔的这段时间里,正好是泛突厥主义,泛伊斯兰教思想开始兴起的时间,这让他看到了解决中亚穆斯林前途的一个希望。
1869年,浩罕全境已经彻底沦陷,全都被俄罗斯人掌控,政权也变成了俄罗斯操纵下的傀儡,赛义德看见复国无望,不由得心灰意冷。
恰好在这个时候,他在英国人的报纸上看到,一个叫做阿古柏的浩罕人占领了南疆,这让他喜出望外,他敏锐的意识到,这应该就是他那个亲戚,以前卖“菊花”的阿古柏。
于是他立刻赶往了新疆,见到了阿古柏,他的到来,让阿古柏如虎添翼,几乎就跟刘备找到了诸葛亮差不多,为什么我们这么说呢?
因为前面我们说了,阿古柏虽然在内斗和军事上连连胜利,可是他有两个大问题,威胁着他的生存。
第一,就是政权的合法性问题,要知道阿古柏进入南疆的借口,是扶持和卓素布鲁克,以此换得南疆穆斯林的支持。
可是不久之后,他就和素布鲁克斗得你死我活,虽然双方最后和平解决,素布鲁克被迫出走,可是阿古柏还是不能出头,被迫又扶持了一个,叫做买迈得明的和卓后裔撑门面。
不久之后,他和买迈得明的关系又紧张起来,而且不仅仅如此,和卓家的其他后裔,比如曾经入侵新疆的倭里罕等人,全都趁机涌入了新疆,想来摘桃子。
这让阿古柏痛苦不已,虽然阿古柏靠引入极端派教义,修缮和卓家的墓地,给宗教人士更大的权力,勉强获得了宗教界的支持,可是这些都有一个前提,那就是无论如何,他也得有一个和卓家的后裔帮他撑门面。
但是问题是,和卓家的这帮家伙,没有一个人心甘情愿的给他当傀儡,都想借机做掉他,这让他一天到晚,神经紧张,坐卧不安,觉都睡不好。
第二,他当时还搞不清楚,英俄争霸的内幕,随时都有可能触及俄国人的底线,让他这个小强,分分钟都有可能,被北极熊一巴掌拍死。
而赛义德的到来,对阿古柏来说,简直就是雪中送炭,一下子就为他解决了这两个问题。
首先,赛义德给他解决了合法性问题,以前,阿古柏的口号,是帮助恢复和卓家族的统治,现在赛义德来了以后,提出了泛伊斯兰教主义,鼓吹全世界的伊斯兰教都是一家人。
赛义德警告新疆的穆斯林,现在全世界所有伊斯兰教统治的地方,都受到了异教徒的侵略,根源就在于不团结,没有一个共主。
要解决这个问题,重新振兴伊斯兰教,就必须紧密团结在伊斯兰教世界最强大的力量,奥斯曼土耳其苏丹的领导之下,只有这样,伊斯兰教才有出路,才能摆脱被异教徒奴役的命运,才能建立一个遍及四海的大伊斯兰国。
这个口号一提出,立刻就受到了新疆宗教界的支持,因为这个境界和以前的那些口号相比,完全就不在一个层面上了,而且从此以后,阿古柏是不是新疆人,恢不恢复和卓家族的统治,都变得无足轻重了。
因为在这个理论的忽悠下,对所有的穆斯林来说,现在大哥变了,奥斯曼土耳其苏丹才是唯一合法的统治者,那小小的和卓家族,还算得了什么?
有了这个理论做后盾,阿古柏终于可以摆脱了紧箍咒,开始毫不留情的清洗和卓家族,因为在赛义德的忽悠之下,这些都变成了无关紧要的小事了,只有振兴整个伊斯兰教世界,那才是真正的大事,才值得大家注意。
赛义德的这套理论,不仅让阿古柏解决了合法性问题,而且让他在和妥得璘的战斗中,也占了“道义”的上风。
对于穆斯林来说,妥得璘的志向,格局实在是太小了,他只不过是想分裂中国,建立一个独立的伊斯兰国,可是阿古柏却是要拯救全世界的穆斯林,这个口号,光是想想,就让这帮穆斯林激动的一塌糊涂。
所以北疆的一些妥得璘手下的穆斯林叛军,后来坚定的站在阿古柏这一边,抛弃了他们昔日的“神仙”妥得璘,这也是一个重要原因。
在我看过的所有史料中,以及相关的论文中,以往的学者们,从来都没有注意到赛义德的这个重要作用,要知道任何一个组织,没有一个共同的理想,那绝对是不可能强大起来的,阿古柏能脱颖而出,几乎占领整个新疆,很大程度上,就是靠这套理论的蛊惑。
除了解决阿古柏的合法性问题,赛义德还让他搞明白了,自己必须在英俄这两个巨人之间,搞好平衡,在夹缝中求生存。
所以你看从1869年以后,阿古柏基本上不再盲动,他知道什么时候该出击,什么时候该收手,什么时候必须做出让步,因为在这以后,有赛义德这个军师帮他把脉。
不仅仅如此,赛义德还是他外交上的得力干将,阿古柏在最初的时候,根本就搞不清楚,国际政治是怎么玩的,但是赛义德知道。
赛义德清醒的认识到,阿古柏要想生存,就必须要有一个强大的靠山,而这个靠山就是英国人,所以赛义德两次出使印度,促成了英国人两次派出正式使团,前来拜访阿古柏。
虽然第一次由于战局紧张,英国驻印度殖民地政府高级政治官员,道格拉斯.福塞斯,没有能见到阿古柏,可是他却受到了良好的接待,被安排住在舒适的庄园里,有大量的奴仆伺候,而且每天晚上还给他们送女人。
虽然由于时间的原因,道格拉斯.福塞斯没法留在喀什,一直等阿古柏回来,他必须在大雪封山之前,动身回印度,可是他却和赛义德以及阿古柏的副手玉奴思,双方之间谈的很融洽。
所以虽然在回去的路上,他在昆仑山口遇到了暴风雪,2/3的牲畜被冻死,自己的手脚也被冻伤,还有一只眼睛也被冻瞎,可是在1873年,他还是再次动身来到了喀什,和阿古柏签订了准同盟条约。
在这次出访中,他受到了盛大的欢迎,享受了100响礼炮,还检阅了仪仗队,并且听到了最肉麻的语言,阿古柏亲口向他表示,他对英国的仰望之情,对女王的崇敬之心,以及对英国人民的友好之谊,犹如滔滔江水,绵绵不绝。
他宣布,只要他阿古柏在,新疆的大门,就始终是向英国人敞开的,英国人想在这里干什么都行。
这次出访,让道格拉斯.福塞斯感到,他的不懈努力,终于获得了极大的成功,更让伦敦和德里的政治家们,无比振奋,他们觉得,终于找到了一个有力的代理人,可以帮助英国人对抗俄国人。
从此以后,英国人开始公开援助阿古柏,不仅仅向他大量的提供了武器弹药,包括数万只步枪,上百门大炮,而且还在喀什为他建立了一个兵工厂。
据说这个兵工厂,每周能生产16只步枪,虽然生产的数量不大,但是这个工厂可以帮阿古柏修理武器,大大提高了他的武器完好率,解了他的后顾之忧。
1872年,赛义德在印度说动了英国驻印度殖民地政府,派道格拉斯.福塞斯第二次出访新疆,但他本人并没有跟着一起回来,而是趁热打铁,请英国人帮忙,说服奥斯曼土耳其和阿古柏结盟,为阿古柏的政权套上双保险。
赛义德的提议,得到了英国驻印度总督诺斯普鲁克的大力支持,为他积极出谋划策,四处写信寻求帮助,并且派出军舰送赛义德去伊斯坦布尔,以壮声威。
1873年5月,赛义德再次来到了伊斯坦布尔,这次他的身份不同了,有了英国人这个靠山,奥斯曼土耳其苏丹接见了他。
当然,不仅仅是因为英国人的原因,这个时候,奥斯曼土耳其的政治风向也变了,由于受到了俄国人的不断挤压,帝国的领土日益缩小,国内矛盾日益尖锐,奥斯曼土耳其苏丹的统治,也遇到了信任危机。
在这种情况下,我们开篇第一篇文章提到的那个,奥斯曼土耳其苏丹阿卜杜拉.哈米德二世,在1869年,邀请当时的伊斯兰世界思想家,泛伊斯兰教主义的发明人,哲马路丁.阿富汗尼前往伊斯坦布尔,宣扬这种思想,把它作为奥斯曼土耳其的官方意识,为奥斯曼土耳其苏丹统治的合法性,寻找理论依据。
不仅仅如此,就在这个时候,泛突厥主义思想,也第一次登上了政治舞台,这个理论鼓吹所有的中亚人,都是突厥人,因为这可以证明,奥斯曼土耳其苏丹,是所有突厥人的天然领导者,进一步加强他统治的合法性。
所以这次赛义德来到了伊斯坦布尔,他受到了和前一次来访时,截然不同的待遇。奥斯曼土耳其苏丹,隆重的接见了赛义德,同意和阿古柏结盟。
他封阿古柏为埃米尔.乌尔.马尔明,意思是虔诚的统帅,然后又为阿古柏颁发了一等勋章,赠送了他一把象征权力的宝剑,同时又给赛义德颁发了二等勋章,赠送给他大笔的路费,让他带着1000支单发来福枪,200只弹仓步枪,6门后膛加农炮,以及4名土耳其军官,和赛义德一起回到新疆。

对于阿古柏来说,这是一次重大的外交胜利,让他彻底获得了统治的“合法”性,他在新疆建立的哲德沙尔汗国,成了土耳其苏丹授权下的一个附属国。
这就是为什么,今天总有一些土耳其人,对新疆念念不忘,总觉的新疆是他们的土地,不断的支持疆独分子,干涉中国内政,他们的理论由来。
当然,他们的这个荒唐说法,根本就不值一驳,因为最简单的一个理由,当年和他们签约的这帮家伙,没有一个是新疆人,他们没有一点点合法性!
所以这种理论,没有丝毫能站得住脚的地方,不论是过去,现在,还是将来,这永远都是某些土耳其人,他们的一场黄粱梦而已。
但 是我们也绝不能掉以轻心,土耳其的一些极端宗教组织,直到今天,依然在不断的煽动维吾尔人,叛逃到土耳其,大规模的资助东突恐怖分子,说明他们从来都贼心 不死,搞乱新疆的根源,一个是泛突厥主义,一个是泛伊斯兰教思想,并没有消失,稍有不慎,他们就会卷土重来,这场战斗还会持续很久很久,我们绝不能有丝毫 的放松。
……
魏忠义看了半天,确定眼前只是一群盲流,根本就不是什么战斗力爆表的悍匪以后,他决定不再固守水源地,直接就在沙漠边缘对这群人动手。
但是魏忠义不知道的是,他看到的一切只是别人想让他看见的,他眼前的这些对手,是陕西170万穆斯林叛军中,在长达11年的战争后,硕果仅存的6000人。
如果魏忠义知道了这一点,他绝对不会掉以轻心,甚至有可能会肃然起敬,这些人可是经历过无数场战役的洗礼,和无数的名将交过手,最后从100多万人的尸体堆中,侥幸爬了出来的,说他们是悍匪,说他们战斗力爆表,那都是低估他们了。
当魏忠义率领着他的主力,主动进入沙漠,去打击这群盲流的时候,也有一个人躲在沙丘背后观察他,这个人就是在这场战争中,最著名的那个打不死的小强,白彦虎!他的身后埋伏着的数千名骑兵,才是真正的精锐!
在经历了11年的战争以后,当年的那些穆斯林叛军里的风云人物,早已死的死,降的降,只有他还活着,而且只有他还想把这场战争继续下去!
所以魏忠义怎么会是他的对手?他只是耍了一个小小的计谋,就让魏忠义上当了,结果不言而喻,魏忠义全军覆没,数千人都变成了沙漠里的白骨。
不要说魏忠义不是他的对手,这个时候的新疆,根本就没有人,能和他相提并论。
随后的事实也证明了这一点,白彦虎奇袭了哈密城,占领了回城,掳走了哈密王的王妃,然后又接连击败数只清军民团的围堵,跳出了包围圈,扬长而去,顺利的抵达了吐鲁番。
白彦虎的这一番表演,一下子轰动了整个北疆,虽然他初来乍到,可是情报工作比这些本地人做的还好,一路攻城略地,如入无人之境,经常只用数百人,就击溃了对方数千人。
要知道白彦虎在内地,那可是屡战屡败的逃跑将军,可是一到了新疆,立刻就变的威风八面,实在是让人大跌眼镜。
不过这也可以理解,他在内地面对的,都是那些绝世高手,多隆阿,左宗棠,刘松山,刘锦棠,金顺,张耀,黄鼎,雷政绾……这些人都是打太平天国起家的,这些战役的规模,战争的复杂程度,甚至双方使用的技巧,看来都远远超过了新疆战场,所以白彦虎才能一到了新疆,就体会了什么叫做山中无老虎,猴子称霸王。
白彦虎进入新疆,本来是准备投靠妥得璘的,可是他的这一番表现,立刻引起了阿古柏的注意,因为阿古柏这个时候,正急需要找一个人,帮他能镇守北疆。
有人可能会奇怪了,阿古柏的军队不是很能打吗?为什么他自己不在北疆,把所有的对手都打趴下,还要找别人帮忙?
原因很简单,俄国人不允许他这么干,阿古柏的儿子伯克胡里,攻下乌鲁木齐以后,俄国人立刻发出了警告,要他们马上退走,不然的话后果自负。
所以阿古柏看着妥得璘又跑到了玛纳斯,也不敢让人去追,乖乖的把大军,再次撤回了南疆,留下了一个烂摊子,让马人得自己去解决,就是这个原因。
可是马人得真是不给力,虽然阿古柏给他留下了不少部队,又支援了他大量的军火,可是他不仅搞不定妥得璘,也搞不定各地的汉族民团,整个北疆又乱成了一团。
所以呢,阿古柏也急需一个代理人,帮他解决北疆的问题,而白彦虎的出现,让他一下子就看到了最佳人选。
所以他立刻派人去和白彦虎接上了关系,还许诺把女儿嫁给了白彦虎,又用泛伊斯兰教主义给他洗了一番脑,做了一下思想按摩,显得诚意十足。
而白彦虎到了北疆以后,发现妥得璘早已被褪了神光,现在要死不活的,在那里苟延残喘,虽然俄国人还在拼命扶持他,可是他看起来,实在是像秋后的蚂蚱,蹦达不了几天了!而现在新疆最粗的大腿,显然非阿古柏莫属,所以自己要抱也只能抱这根。
于是白彦虎做了阿古柏的上门女婿,成了阿古柏镇守北疆的看门狗,变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卖国贼。
据说妥得璘本来还撑着不想死,一直在等着白彦虎这个救命稻草,准备东山再起,听说白彦虎已经投靠了自己的敌人后,这才心灰意冷,当晚就蹬腿毙命了,也有人说是因为想不开,服毒自杀了的,总之,他终于结束了罪恶的一生。
白彦虎的到来,让北疆再次陷入了危机,而就在这个时候,肃州战役终于结束了,经历了11年的征战,马化龙掀起的这场穷凶极恶的穆斯林大叛乱,在关内的部分,终于被全部平定了!
左宗棠现在终于可以把他的目光投向了新疆,收复新疆这个民族大业,终于被提上了日程表,可是就在这个时候,一件让他没有想到的事情发生了,这是什么事情呢?

最新回复 (0)
返回
发新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