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晚清沧海事》:(105)下卷(六十三)伟大的西征(二)激战玛纳斯

WadeZhao 8月前 1563

总目录:https://thailiao.com/thread-2968.htm




晚清沧海事 下卷 16

第十六章

 伟大的西征 (二)

作者:罗马主义



在以前的黑帮电影里,经常会出现这样一个场景,黑社会老大对手下的马仔说:“你放心的给我打,打死了算我的!”可是等到马仔真的把人打死了,被警察追的走投无路,来找黑社会老大庇护的时候,黑社会老大却只是摊摊手,一脸无辜的说道:“我有这么说过吗?你们周围有谁听到了?”周围的其他马仔,全都真诚的摇摇头,然后同情的看着那个被忽悠了的马仔,幸灾乐祸。

所以看来要做恶人,一定要学会把别人当枪使这门功夫,而白彦虎作为恶人中的恶人,自然也是把这一招玩得炉火纯青,刘锦棠在8天之内攻下古牧地,收服了乌鲁木齐,消灭了马人得6000多人,阿古柏3000多人,这么大一场仗,白彦虎跑前跑后,处处都显得最积极,可是你猜最后的结果怎么样?他手下居然一个人也没死!

更可恶的是,当刘锦棠兵临乌鲁木齐城下,他又率先撒丫子就跑,他跑就跑吧,可是他却掳走了当地的所有老百姓,逼着他们跟他一起跑,去投奔阿古柏的主力部队。

这还不算,他又忽悠其他的穆斯林残兵败将,去玛纳斯集结,要他们等着刘锦棠南下攻打达坂城的时候,趁机夺回乌鲁木齐,断了刘锦棠的后路,而他自己到时候,则会协同阿古柏一起反攻,两面夹击刘锦棠。

他的如意算盘是,如果刘锦棠对他死追不放,那跟着他一起南逃的老百姓,就是他最好的挡箭牌,万一刘锦棠追上了他,他把这几万名老百姓一丢,这帮人要吃没吃,要喝没喝,刘锦棠不能坐视不管,自然也就不能继续追他了,当然,至于这几万老百姓的死活,他才不当成一回事。

万一刘锦棠真的发了狠,不管这些老百姓,还是要死追他的话,那么被他忽悠着去了玛纳斯的那些残兵败将,肯定就会袭扰刘锦棠的后路,断了清军的补给路线,说不定他到时候汇同阿古柏的主力发动反攻,还真的就有反败为胜的机会。

如果刘锦棠识破了他的计谋,出兵去攻打玛纳斯,他也没什么损失,就可以顺顺利利的跑去和阿古柏会合,只不过被他忽悠着去了玛纳斯的那些家伙,就只好为真主献身了!

所以打了14年的仗,当年策划西北穆斯林叛乱的那些头领中,只有他现在还活得好好的,绝不是偶然,更要命的是,这家伙走到哪里,坑就挖到哪里,这如果是一般的将领,早晚有一天肯定会掉到他的坑里,一般人还真斗不过这家伙。

可惜的是,他的对手是刘锦棠,中国近代史上最杰出的两个将领之一,白彦虎的那一点小伎俩,自然被他洞若观火,一眼就看穿了,当然不会上他的当。

不过话虽这么说,白彦虎的这一系列安排,还是打乱了刘锦棠进军的节奏,按照左宗棠的要求,刘锦棠今年的任务是,收复整个北疆,攻下吐鲁番。

左宗棠最初的估计,是一旦拿下了乌鲁木齐,敌人应该都是向南边跑,去投靠阿古柏,然后刘锦棠顺势攻下达坂城,向南逼近托克逊,同时张曜和徐占彪从哈密出发,向西攻下吐鲁番,这样东西两面3万多大军,就可以会师托克逊城下,形成钳形攻势,就可以争取在十月底之前攻下托克逊,打垮阿古柏的主力。


可是计划不如变化快,白彦虎倒是向南跑了,可是他却忽悠其他人向北跑,去了玛纳斯,这一下就麻烦了,大家看看地图就知道,玛纳斯在乌鲁木齐的西北方向,而达坂城在乌鲁木齐的东南方,清军不拿下玛纳斯,肯定是不敢南下的,可是这样一来,时间就会被耽误了。

摆在刘锦棠面前的,现在有两个选择,一是全军北上,以最快的速度攻下玛纳斯,然后再挥师南下,继续之前的作战计划。

二是分兵两路,一路继续追击白彦虎,另外一路北上去攻下玛纳斯,然后再合兵一处,继续南下。

本来刘锦棠是想选择第一种方案的,这样最稳妥,耽误的时间也最短,可是金顺这个时候却跳了出来,拍着胸脯向刘锦棠保证,他可以带领自己手下的部队,去收复玛纳斯,最多10天半个月就可以搞定,没必要让全军北上。

而且他还告诉了刘锦棠一个消息,让刘锦棠不得不相信,他肯定可以如约完成,那他告诉刘锦棠的是一个什么消息呢?

原来金顺手下的孔才,这时已经攻下了玛纳斯的北城,剩下的当地穆斯林叛军,以及从乌鲁木齐逃回去的残兵败将,都龟缩在玛纳斯的南城,所以金顺认为,只要他率领大军一到,胜利将唾手可得,这又是怎么一回事呢?


原来清军对玛纳斯的进攻,早在这一年的年初就开始了,最初的原因,是因为白彦虎不断地派遣玛纳斯的穆斯林叛军,越过沙漠,去袭击从伊犁绕道蒙古到古城之间,俄国人向清军提供粮食的商队,所以左宗棠要求当时在塔尔巴哈台的伊犁将军荣全,设法拔掉这个钉子。

荣全收到左宗棠的请求之后,就派领当地的清军,也就是原来的民团首领徐学功的部队,现在已经被改编成了振武军,以及新增援而至的黑龙江马队总兵冯桂增,还有金顺手下,最先入疆的额尔庆额,三人合兵一处,去拔掉这个威胁清军粮道的钉子。

可惜的是,冯桂增和额尔庆额两人,由于首次入疆,自视甚高,又贪攻心切,不等熟悉当地情况的徐学功赶到,就连夜对玛纳斯城发动了偷袭。

说起来,这两人还是很有点能耐的,他们连夜赶到了玛纳斯城下以后,让骑兵放弃了马匹,改做步兵,摸进了玛纳斯城,打了当地的穆斯林叛军一个措手不及,一下子就攻入了城内。

可是让他们始料未及的事,当他们攻入了城内,和敌人展开巷战的时候,穆斯林叛军突然推出了两挺加特林机枪,史书上称为格林炮,在巷战最关键的时候,挡住了他们的攻势。

有读者可能会惊讶了,穆斯林叛军怎么会有加特林机枪?你不会是在瞎胡写吧?!呵呵,你可千万不要大惊小怪,这可是被记录在当地的地方志里的,明明白白地写在白纸黑字之上,我可一点儿也没有夸张。

那么他们的机枪是哪里来的呢?原来是俄国人送的!大家千万不要忘了,玛纳斯是妥得璘的老巢,俄国人为了支持他对付阿古柏,给他送了不少好东西。

事实上,在鸦片战争以后,中国的每一次叛乱,或者起义,又或者革命的背后,哪一次没有外国人的影子?要不就是学他们的思想,要不就是接受了他们的直接援助,甚至是直接领导!

大家想一想,太平天国的思想源自哪里?基督教!西北穆斯林大叛乱的幕后同党是谁?俄国人!孙中山率领同盟会反对清政府,他背后的最大金主又是谁?日本人,而共产党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,甚至都是被共产国际直接领导的,王明,李德,都是共产国际派来指挥红军的。

所以在中国,凡是反政府的,最后又能成了气候的,背后一定会有外国人的身影在晃动,没有哪一次会有例外,这是一个铁一样的事实,不仅过去如此,现在也是如此。

有人可能又会奇怪了,既然西北的穆斯林和俄国人曾经是同盟,为什么俄国人现在又支持清政府呢?他们怎么东一下,西一下,一点儿都不靠谱呢?

很简单,没有永远的朋友,也没有永远的敌人,一切都是因为利益,就像白彦虎和俄国人一直就有联系,他到了新疆以后,俄国人也曾经拉拢过他,希望他能够支持妥得璘,挑起对抗阿古柏的大旗。

可是白彦虎权衡利弊以后,投入了阿古柏的怀抱,他和俄国人立刻就反目成仇了,所以他就不断的派出军队,频繁的袭击俄国人的商队,双方看起来不共戴天。

可是等到阿古柏失败了以后,俄国人又不希望清朝政府治下的新疆,出现繁荣安定的局面,于是又和白彦虎结成了同盟,不断的发动越境袭击,一切都是因为利益而已。

事实上,国民党和共产党也是如此,孙中山在没有夺得天下之前,为了得到日本人的支持,甚至愿意拿中国的东北来做交换,可是等到蒋介石带领国民党上台以后,日本人又变成了他们最大的敌人。

而共产党也是如此,一度跟苏联人好的恨不得穿一条裤子,可是后来又因为政治原因,双方大打出手,一度甚至想互扔原子弹,所以翻手为云,覆手为雨,就是国际政治的常态,没有什么好奇怪的!

因此玛纳斯的穆斯林叛军,自从妥得璘死后,他们投降了阿古柏,换了一个阵营,自然会拿着俄国人的武器,去袭击俄国人的商队,也就一点儿也不奇怪了。

而刚入新疆的冯桂增和额尔庆额,以为当地的穆斯林叛军,只不过是一群毛贼,没想到他们和外国势力之间,有着盘根错节的复杂关系,他们曾经是俄国人在新疆的代理人,一点儿也不简单,所以当他们推出了加特林机枪,射出雨点一般的弹丸的时候,冯桂增和额尔庆额才明白了这一点。

这仗顿时就没法打了,因为清军都是骑兵,没有重武器,结果清军大败,全军崩溃,冯桂增当场被俘,不屈而死,额尔庆额落荒而逃,徐学功赶到城外的时候,战斗已经结束。他知道凭自己手里的那点破铜烂铁,根本就不是这帮装备精良的穆斯林叛军的对手,于是只能悻悻的撤兵。


这次战斗的失败,最大的原因在于轻敌,因此也受到了左宗棠的严厉批评,他说:“袭坚攻城,本难得手,而马队黑夜扑城,尤为希见之事,冯桂增,额尔庆额久历行间,不应冒昧至此。”

不过清军并没有因为这次失败,停止了针对玛纳斯的军事行动,1876年8月,为了策应刘锦棠的行动,牵制玛纳斯的叛军,南下支援乌鲁木齐,左宗棠要求金顺再次派当地的清军,出兵佯攻玛纳斯。

这次领军的是原来的民团首领,现在也编入了清军的孔才,他和徐学功两人,率领3000多人发动了这次佯攻。

不过这次行动,清军撞了大运,玛纳斯北城的叛军主力,正好南下去支援乌鲁木齐了,于是孔才一击得手,居然攻下了北城。

不过这个消息误导了金顺,让他觉得玛纳斯南城也是可以轻松攻下的,再加上之前在玛纳斯战败的额尔庆额,是金顺的手下,所以金顺很想亲自攻下玛纳斯,找回面子,所以力主分兵,把胸脯拍的砰砰响,最后终于征得了刘锦棠的同意。

可是事实上,这是一个错误的决定,由于刘锦棠进军神速,玛纳斯的援军没有赶上之前的战斗,毫发无损地退回了玛纳斯南城,再加上乌鲁木齐溃逃的敌军中,有很多人听从了白彦虎的建议,也逃到了玛纳斯,所以敌人的实力不仅仅没有减弱,反而变得更强了。

但是金顺不是刘锦棠,他没能察觉到这一点,他的副手马玉昆更是一个平庸之辈,这个人后来参加了甲午战争中的平壤之战,比叶志超表现的稍微好一点,他反对放弃平壤城,但是在叶志超的坚持之下,他最后还是退让了,和叶志超一起逃跑,最终造成了清军的大败。

从史料上来看,刘锦棠似乎并不放心金顺,他让金顺带走了大部分的部队,而且还写信要求伊犁将军荣全从蒙古派兵增援金顺,说明他并不觉得,玛纳斯是可以轻松攻得下的。

不过他也很难拒绝金顺的提议,因为他虽然是前敌总指挥,但是还不是后来名满天下的飞将军,新疆的首任巡抚,他的威望这时还没有后面那么高。

而这个时候,金顺已经是乌鲁木齐都统,品级比他还高,更何况他还立下过赫赫战功,他曾经跟着多隆阿打过太平军,打过穆斯林叛军,从陕西打到了宁夏,又协助左宗棠打赢了金积堡之战,大大小小的,打过了无数的胜仗,甚至很多人都认为,无论是论战功还是论资格,都应该是他,而不是刘锦棠担任前敌总指挥。

可是左宗棠却极力反对,他认为跟着别人打胜仗和自己能打胜仗,那是截然不同的两码事,虽然金顺的资格更老,打的胜仗更多,但是论本人的指挥能力,他比不上刚出道的刘锦棠,所以收复新疆的前敌总指挥,非刘锦棠莫属。

因此从这一点你就可以看得出,金顺当时在清军中的地位,是要高过刘锦棠的,现在他主动求战,无论是出于人际关系,还是从军队士气方面考虑,刘锦棠都不可能驳回金顺的这个提议,更何况金顺的这个要求,也没有任何明显不合理的地方。

于是刘锦棠同意分兵,他带着罗长枯和董福祥,继续追击白彦虎,扫清乌鲁木齐附近的残敌,而金顺和马玉昆,则率领大部分人马,迅速赶往了玛纳斯。

9月6日,金顺赶到了玛纳斯城下,他也准备玩一把飞一样的速度,迅速的排兵布阵,修筑工事,7日天刚一亮,清军的大炮,就发出了排山倒海的怒吼,集中轰击玛纳斯南城的东北角,很快就轰开了一个缺口,于是清军开始沿着倒塌的城墙,向里突击。

可是打仗这种事,是要有天赋的,就好像你读了很多成功学的书,感觉里面说的头头是道,可是如果你真的照着成功者的模式复制一遍,恐怕结果常常是你不仅不能成为成功者,最后反而输得一败涂地。

金顺这个人性格很好,公认的宽厚之人,虽然他什么也没有说,但是这也不意味着,他对自己没有当上前敌总指挥,没有一点想法,所以他这次主动请战,其实也想证明自己。

开战以后,他发现刘锦棠的仗打的很容易,也没有什么玄机,这些招数自己全想得到,如果他来做一遍,结果恐怕也没有什么不同。

可是问题就出在这一点,你把比尔盖茨的自传读一万遍,然后照着一步一步的模仿,你也未必能成为比尔盖茨,金顺觉得刘锦棠无非就是动作快,这点他也做得到,于是他决定重复一次刘锦棠的战法,以证明自己完全不比刘锦棠差。

但是第一次交手,清军就吃了大亏,驻守玛纳斯的穆斯林叛军,和驻守古牧地的穆斯林叛军一样,武器一点也不比清军差,后膛炮,加特林机枪,弹仓步枪一应俱全,刘锦棠轻松击败的对手,可是金顺却搞不定了。

突入城内的清军,遭到了异常猛烈的反击,第一天,就折损了总兵李大洪,熊佑林,参将陆辉,士兵更是伤亡惨重,从早上打到夜晚,清军没有能占到一点便宜,这让金顺觉得很没面子。

连着这么打了几天,清军毫无进展,于是金顺想,刘锦棠不是玩了个声东击西吗?这我也会玩,而且还能玩得更好。

于是他决定继续假装强攻城东北,暗中夜袭西北角,13日夜里三点,他命令马玉昆指挥部下,开始悄悄的攀爬西北角城楼。

这一夜月黑风高,一开始清军进展的很顺利,成功的爬上了城墙,可是在准备夺取城门的时候,被敌人发现,遭到了敌人的猛烈反扑。

一时间弹箭如雨,穆斯林叛军用最猛烈的火力,封住了后继的清军,又出动了大量的兵力,和登上城的清军展开了激烈的白刃战,最后清军副将衔游击胡辉群牺牲,登上城墙的二百多名士兵全部阵亡,攻城再次受挫。

一败再败,让金顺恼羞成怒,随后的几天,他失去了理智,发动了多轮强攻,结果造成了总兵张大发,杜生荣,副将斯世道,把总邵芝,游击杨占魁先后阵亡,士兵更是伤亡不计其数,可是却依然只能望城兴叹。

一个小小的玛纳斯城,顿时变成了清军的绞肉机,要知道刘锦棠在8天之内消灭了1万多敌人,连克坚城,也没有损失一个将领,士兵仅仅只伤亡了不足三百人,可是同样的一支军队,在不同的将领的指挥之下,表现的却是天壤之别,这也印证了一句古话,千军易得,一将难求!此言不虚也。

那么面对这个情况,金顺该怎么办呢?

驻扎在肃州大营的左宗棠,自从开战以后,每天收到前线传来的捷报,都是喜笑颜开,立刻把书信传给幕僚们看,大帐里顿时欢声笑语,众人全都互相庆贺。

可是这一天,当左宗棠收到了金顺和刘锦棠分兵的报告以后,却突然眉头紧锁,沉思了半晌以后,他命令幕僚立刻起草文书,通知张曜和徐占彪暂时不要南下,同时让幕僚马上把账本拿来,看看还剩下多少银子。

这一下把众幕僚全都搞糊涂了,不就是一个分兵进攻吗?至于更改进攻计划吗?可是左宗棠却一言不发,开始在大帐里低着头,心事沉沉的踱起步来,末了,他长叹了一声,说道:“今年怕是拿不下吐鲁番了。”

众幕僚更是一头雾水,这是哪儿和哪儿啊?不就是一个分兵进攻吗?有那么严重吗?可是左宗棠却深深的叹了一口气,问道:“打到11月底,咱们还得花多少钱?”

众幕僚一听,也不知道左宗棠的葫芦里,到底卖的是什么药,于是就赶紧算账,很快就得出了一个结论,要多花200万两白银,左宗棠听罢,深深地叹了一口气,又低头不语,开始在大仗中来回踱步。

末了,他对众幕僚说,你们算错了,咱们得马上给刘锦棠增兵,不然他就成光杆司令了,这笔钱还得算上,至少要多花300万两。

众幕僚听完左宗棠这一番话,全都面面相觑,不解的看着左宗棠,希望他能给大家一个说法。

左宗棠扫视了一下众人,无奈的说道:“金顺为人厚道,是不可多得的将才,可惜却不适合做主将,玛纳斯恐怕要打成持久战了。”

“哎!”他又叹了一口气,继续说道:“若是他久攻玛纳斯不下,肯定会向刘锦棠求援,刘锦棠必然倾尽全力相助,但是肯定不会亲自前往,以免伤了双方之间的和气,不利于日后的合作。但是这样一来,刘锦棠难免就会人单势孤,一旦遇到了意外,无兵可调,恐怕会陷入险境,所以我必须派兵增援他。”

众幕僚听罢,全都将信将疑,但是左宗棠挥了挥手说道:“事已至此,已经无可挽回,虽然今年无法拿下吐鲁番,但是毕竟收复了乌鲁木齐,已经很不错了,剩下的事明年再说吧,现在最重要的事情,是赶快筹集这笔短缺的银子。”

然后他让众人一一的查询,各地应该交付的协饷,还有哪些未到,众人赶紧把这些数字一一向左宗棠汇报,左宗棠低头不语,沉思了半天以后,说道:“看来还得向洋人借钱,赶紧写信给胡光埇(胡雪岩),让他在年底之前,务必筹到这笔款项,不然咱们就要喝西北风了!”

说到这里,有读者可能会奇怪了,打仗有这么花钱吗?真的有!大家一定要知道,这个时候已经进入火器时代了,大炮一响,黄金万两,这话一点儿也不假,一发子弹几钱银子,一颗炮弹十几两银子,上万人的大军,一场激战下来,每人射出去个上百发子弹,大炮轰出去个几百发炮弹,一天下来十几万两银子就不见了,这还不算大家的吃喝拉撒,所以左宗棠为什么不亲临前线指挥?因为筹钱和打仗是一样的重要,他必须有所取舍。

那么左宗棠对战局的判断正确吗?事实证明,他在当时,绝对是一个不世出的奇人,后来的战局发展,完全和他预料的一模一样,在这一点上,他要比后来指挥甲午战争的李鸿章,高出了一大截!

刘锦棠在乌鲁木齐以南的小东沟,发现了白彦虎的踪迹,于是一夜之间急行军了90里地,在金口峡追上了白彦虎,可是被白彦虎裹挟的数万名群众,挡住了去路。

这些被强迫离家出走的老百姓,一个个扶老携幼,忍饥挨饿的向南逃遁,这时已经惨到了极点,刘锦棠无奈,只有先救济这些群众,结果让白彦虎趁机逃脱了。

接下来不出左宗棠所料,金顺在玛纳斯城下损兵折将,无计可施,只有向刘锦棠求援,刘锦棠从手下分兵六千人,前去增援金顺,于是他也无力继续向南,只有在达坂城和乌鲁木齐之间部署了一条防线,和阿古柏军遥相对峙。

9月底刘锦棠派出的援军赶到了玛纳斯,10月初伊犁将军荣全也从蒙古率兵赶到,可是战事依然打不开局面,清军日夜不停地炮击玛纳斯城,在城外修筑了两条长壕,同时暗中挖掘地道,炸塌了多处城墙,可是死活也攻不进去。

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,寒风开始从北方吹来,所有的人都焦急不堪。而就在这个时候,中英关于马嘉里事件的谈判终于结束了,双方签订了《烟台条约》,大清被迫开放更多的港口,同时允许英国人进入西藏,总之又是一个丧权辱国的条约。

可是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,英国公使威妥玛借机再次向大清施压,要求大清立刻停止进攻阿古柏,否则将威胁中英两国的关系,并暗示土耳其可能直接出兵。

不过他同时也抛出了一个诱饵,提出阿古柏愿意让出北疆,甚至再多让一点地盘,只要大清同意,让阿古柏仿效朝鲜和越南,对大清纳贡称臣,成为大清的番属,双方就可以和平相处。

不仅仅如此,《申报》再次开足了马力,宣传这个方案的好处,它特别强调,中亚的王国,很少能存续超过20年的,只要阿古柏一死,其国必乱。到时候大清再去收复,就不用如此兴师动众了,何必急于一时呢?

而与此同时,左宗棠一封又一封的奏章,雪片一样的飞向朝廷,不断的催账要钱,搞得朝廷各部官员头大如斗,各个协饷的省份怨声载道,再加上玛纳斯久攻不下,朝廷的政治风向,又开始渐渐的转向了,主张见好就收的声音,越来越大,形势对左宗棠非常的不利。

不仅仅如此,阿古柏的使者赛义德,这时候正乘船赶往伦敦,去游说英国政府,施以更大的援手,就在同一时刻,中国的第一个驻外公使郭嵩焘,也正准备前往伦敦赴任,双方将第一次在外交舞台上亮剑。

形势再次变得诡谲起来,接下来又会发生什么呢?

最新回复 (0)
返回
发新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