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晚清沧海事》:(127)下卷(八十五)为什么拥有最接近现代社会制度的罗马人,也发展不出一支像样的骑兵来?

WadeZhao 28天前 367

为什么拥有最接近现代社会制度的罗马人,也发展不出一支像样的骑兵来?

归  因  论

(五)

作者:罗马主义

中国人的军队最远打到过哪里?可能很多人都想不到,我们曾经攻入了遥远的沙特阿拉伯,这是发生在公元1260年的事情,金庸笔下郭靖的原型郭侃,正率领一支蒙古西征军,兵临伊斯兰教的圣地麦加城下,古代人称作天房的地方。

当然,对于我这个说法,很多人会表示异议,因为他们觉得好像外蒙古人已经不能算中国人了,因为蒙古国在1924年的时候就宣布了独立,1946年1月被中华民国认可,并且于1961年加入了联合国,所以他们的历史,到底能不能算作中国历史,似乎是有争议的。

(不过在1952年,内战中失败的国民党政府,急需为自己的无能甩锅,于是就怪罪苏联,指责对方违反了《中苏友好同盟条约》,插手中国内战,支持了中共,所以蒙古国独立无效。

而美国也急需为了朝鲜战争局势不利甩锅,于是就支持蒋介石到联合国告状,在美国的操纵下,联合国通过505号决议案予以支持,谴责苏联,不承认外蒙古的独立。

但是到了1961年,中苏开始交恶,美苏达成默契,苏联不再强求由新中国代替蒋介石,美国则承认外蒙古的独立,允许它加入联合国,蒋介石被迫在联合国投票中弃权,大陆和台湾双输,至此,外蒙古才在法理上离开了中国)

这么说似乎也很有道理,但是如果我这篇文章写在1911年之前,大清还没有灭亡的时候,肯定就没有人敢说这个话,蒙古人不容置疑的是大清国的一份子,肯定是标标准准的中国人了。

而且蒙古军的第三次西征,是由元宪宗蒙哥发起的,元朝是中国历史上的一个重要朝代,领军的主帅郭侃又是一个汉人,后来又成了忽必烈手下的一名重臣,更何况今天内蒙古还在中国境内,蒙古族也是中华56个民族之一,所以如果我说这些人是中国人,那也是绝对站的住脚的。

(当然我也承认,这些都属于扯不清楚的问题,因为国家和民族,本来就是大家共同想象的产物,不同时代的人,会有不同的看法,就像岳飞打的金兀术,袁崇焕激战的努尔哈赤,现在看起来,都属于内战范畴了,我也只是写故事写到这里,随便发两句议论而已,和本文要说的主题无关)

扯远了,我们还是要拉回主题,继续讲讲我们的关公战秦琼的故事,蒙古铁骑到底打不打得过金军的拐子马和铁浮屠?

麦加虽远,又在穆斯林的眼中神圣无比,但是在郭侃的眼中,那也只不过是旅途中的一个穷乡僻壤,几颗下酒的花生而已,他要去享受的大餐,是地中海上,中世纪大名鼎鼎的医院骑士团的基地,塞浦路斯岛。

而要想实现这个目标,他就必须先拿下叙利亚。

当时的叙利亚是什么情况呢?和几年前的叙利亚完全一样,乱的一塌糊涂。

如果说今天的叙利亚,是俄罗斯人,美国人,土耳其人,叙利亚政府军,库尔德人和大大小小的各种极端穆斯林叛军,以及他们背后的海湾国家角力的舞台,那么当时的叙利亚,则是由多如牛毛的十字军城邦,穆斯林的各个割据势力,比如艾尤卜王朝,埃及的马木鲁克王朝等等激战的沙场。

如果我把他们的名字一一罗列出来的话,估计能让大家口吐白沫,当场晕倒,而且这也不是我们故事的关键,对于郭侃的西征军来说,他们才不在乎你是谁,他们是见人杀人,见佛灭佛,而且对于我们这个故事来说,最重要的就是找出,那个最像主角的替身演员。

那么在这群群众演员里,谁最有资格扮演铁浮屠和拐子马呢?

很多人可能第一个就会想到了十字军,郭侃口中的富浪人,也就是法兰克人,中世纪的欧洲骑士们,他们头戴猪嘴盔,身披板甲,一手持长矛,一手持鸢盾,腰挂双手长剑,外披白底红十字战袍,坐下一匹纯种佩尔什(Percheron)高头大马,也是全身板甲,罩着印有家族徽章的马衣,全身上下包裹的严严实实,好不威风凛凛,还有谁能比他们更适合扮演金军的铁浮屠?

不过这个画风的欧洲骑士,你还要再过100年才看得到,这个时候的十字军,只有锁子甲,头上还是水桶盔,相比于东亚和伊斯兰世界,他们还是发展中国家,都是一群野蛮人。

那么欧洲这个时候有没有文明人呢?当然有,他们就是东罗马帝国,但是他们就像中国的南宋一样,已经不是世界舞台上的主角了,只是龟缩在一个角落里,苟延残喘,现在代表欧洲人出场的,都是一群目不识丁,浑身散发着恶臭的法兰克人和日耳曼人。

千万不要以为我是在挖苦他们,这就是事实,那个时代的欧洲人,除了教士以外,基本都是文盲,一年也不洗一次澡,更没有发明香水,但是因为只有他们能够维持一支强大的骑兵,所以它们就取代了文明昌盛的罗马帝国,更准确一点说,是西罗马帝国。

然后这又回到了我们这一系列文章的关键问题,为什么这么多高度发达的文明,就不能组建并持续维持一支强大的骑兵部队?

说到罗马帝国,我们应该立刻就会想到威风凛凛的罗马兵团,一排排装备精良的罗马士兵,手持巨大的方盾,排成严整的阵型,冒着敌人纷飞而来的箭雨和标枪,保持着合适间隔的三个梯队,整齐划一的向对方压去。

一旦推进到距离敌人30米左右的地方,第一梯队的士兵,会迅速的把手中的标枪向对方掷去,然后开始发动冲锋,在跑动中又掷出第二根标枪,狂风骤雨般的标枪雨,会让对方乱成一团,死伤惨重。

就在对方还没有回过神的那一瞬间,罗马士兵已经手持短剑,躬着身子冲到了敌人面前,他们用盾牌抵住高大的蛮族战士,然后几乎就在同时,迅速地用短剑,从斜下方刺向敌人的腹部,如果一击未中,他们会迅速改变攻击方向,勾手从盾牌上方,用短剑刺向对方的面部。

别看就这么简单的几招,但是每一个罗马士兵都把它们练到了极致,没有人能在白刃战中打得过罗马士兵,更别提每一条阵线里,都有经验老道的百夫长,随时观察着战斗情形,用口哨和喊叫声,指挥着士兵协同作战。

不仅仅进攻犀利,而且他们防守也严密,一旦遇到了优势的敌人,他们会迅速地组成乌龟阵,外侧的士兵用盾牌对敌,中间的士兵会把盾牌举向天空,层层叠叠,形成一个密不透风的盾牌阵,然后用伸出盾牌间隙的标枪杀敌。

罗马军团的乌龟阵

在古代地中海世界,没有人是罗马军团的对手,那又是什么原因,让他们最终退出了历史舞台呢?

有人说是因为他们的政治腐朽了,大体上一个国家只要失败了,所有的历史学家都会给它盖上这个章,因为这个最廉价,但是也最缺乏说服力,罗马人再怎么腐败,也要比日耳曼人高出几个维度。

还有人说是因为他们的生活习惯不好,因为罗马人是一个高度文明的社会,很早就发明了完善的供水系统,但是在这个过程中,他们用了一个错误的材料,就是铅,他们用铅管输水,用铅杯喝水,导致罗马人发生了严重的铅中毒。

1969年,一支考古队在英国南部赛伦塞斯特,挖掘出一座公元4世纪末5世纪初的古罗马人墓群。考古学家们从这里找到了450具骸骨,惊异地发现其中多数骨头中的含铅量,是正常人的80倍之多,儿童骸骨含铅量则更加厉害,这些人可能全部死于铅中毒。

不过这个证据,后来也被其他考古学家推翻,因为他们发现大部分的罗马城市,用的输水管都是陶瓷的,铅毕竟还是太贵了,罗马人还没有达到那样的生产力水平,能用铅来干一切事情,而且他们也检验了其它大量的古罗马人墓群,并没有发现铅中毒这个现象,可见这个说法也是站不住脚的。

还有一些人说,是因为古罗马人喜欢泡热水澡,导致男人蛋蛋里的精液都被杀死了,后来的日耳曼人和法兰克人都不爱洗澡,所以比古罗马人更能生孩子,因此导致古罗马的灭亡,不过这个说法,在我看来,纯属扯淡,古代最爱泡热水澡的日本人,肯定会第一个站出来反对。

其实历史有时候并没有这么复杂,你只要翻看一下,古罗马走向衰亡以来的所有战役,你就会发现一个非常简单的原因,那就是以步兵为主的古罗马军团,打不过来自东方的骑兵,接下来也打不过学习了东方战术的西方骑兵,就这么一点事而已。

那么这件事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?这要从古罗马执政官克拉苏,远征安息帝国说起。

那么克拉苏是谁呢?说到这里,我要为你介绍一部绝对值得一看的神剧,描写罗马帝国奴隶大起义的《斯巴达克斯》,这是一部五分钟就要来一次开膛破肚,十分钟就举办一次天体大会的爽剧,绝对能让你呼吸急促,鼻血长流。

《斯巴达克斯》剧照

考虑到这部剧自带传染特性,很容易导致精虫上脑,所以建议有条件的朋友,自备异性伴侣,方便随时消火,没条件的朋友,请多备纸巾,以防不测,还有一部HBO神剧《罗马》,也有同样的效果,请大家在观看之前,也务必做好准备工作,避免污染环境。

《罗马》剧照

克拉苏就是扑灭了斯巴达克斯奴隶起义的罗马名将,他率领四万最精锐的罗马军团,向东攻打伊朗,遇到了以骑兵为主的安息人,第一次证明了,罗马军团无法和东方骑兵相抗衡。

安息人是一只中亚的游牧部落,他们的军队是由两万多名,使用东方复合弓的轻装弓骑兵,以及1000多名人马都披有重甲,使用长矛的具装骑兵组成的,这是罗马人没有见过的新物种。

安息人

罗马人实际上也有骑兵,他们是来自高卢或者日耳曼的雇佣兵,由于当时还没有发明高桥马鞍和马蹬,同时欧洲也没有发明复合弓,所以他们主要的武器,是投掷用的标枪和肉搏用的短剑,战斗力有限。

这一场发生在公元前53年的战争,让罗马人第一次见识到了东方骑兵的厉害,当双方相遇以后,罗马人一如既往的,部署好了他们战无不胜的方阵,等待着安息人的进攻。

但是出乎罗马人意料的是,安息人并不发动强攻,而是保持着离罗马大阵30到50米的距离,用轻骑兵绕着罗马人的大阵飞奔,同时射出密集的箭雨,虽然不能给罗马人造成重大伤亡,但是逼得罗马人只能摆成乌龟阵,一动不敢动。

罗马人从来没有见识过这样的战术,他们本以为抗住了几轮箭雨,就可以进入决战了,但是让他们气馁的是,安息人的箭似乎是射不完的,在他们的阵线背后,有大量的骆驼,载着大捆大捆的箭。

于是罗马人被困在了烈日炎炎的伊朗高原上,无法动弹,而且更让他们绝望的是,东方的复合弓威力巨大,经常会有一些箭头洞穿罗马人的盾牌,把罗马士兵的手钉在盾牌上,甚至射杀罗马士兵,让罗马人苦不堪言。

无奈之下,罗马人只有派出了他们的轻骑兵和轻步兵,去驱散这些围绕着他们周围,嗡嗡乱叫的蚊子,这时候安息人就会迅速的撤退,引诱罗马骑兵来追,如果罗马骑兵不追,他们又返回来继续骚扰。

罗马骑兵终于被他们激怒了,开始对他们穷追不舍,等他们远离了步兵大阵,然后安息人的重骑兵就出场了,轻装的罗马骑兵根本就不是他们的对手,被砍瓜切菜般的杀了个精光。

随后他们又返回到了罗马人的步兵阵前,继续之前的战术,忍无可忍的罗马步兵被迫向对方的骑兵发动冲锋,阵型一旦不再严谨,安息人的重骑兵就会趁机发动冲锋,杀得罗马人尸横遍野,最后罗马军团被迫连夜撤退,随后在卡莱城被包围,突围中几乎全军覆没,统帅克拉苏也被俘,随后被杀。

有一种传言说,克拉苏死的很惨,是被用融化的金液灌入了他的口中,活活的烫死的。前一段时间大火的美剧,《冰与火之歌,权利的游戏》里,龙母的哥哥,也是被游牧民族这样处死的,大概就是来自这个桥段。

《冰与火之歌,权利的游戏》

顺便说一下,这也是一部值得一看的爽剧,里面有好莱坞的一线演员们,亲自为你脱衣解带,奉上香艳无比的肉体,当然,这只是一个卖点而已,更重要的是这些电视剧是真的好看,有深度,有历史,所以我才推荐给大家。

既然扯远了,我们就干脆再扯一个更远的事情,据说这支罗马军团中,有一部分人穿过了阿富汗,进入了新疆,随后加入了北匈奴的麾下,甚至还和汉军打了一仗。

根据班固的汉书里记载,汉军将领陈汤,在攻打北匈奴郅支单于的过程中,"前至郅支城都赖水上,离城三里,止营傅阵。望见单于城上立五采幡帜,数百人披甲乘城,又出百余骑往来驰城下,步兵百余人夹门鱼鳞阵。"

据说这些人摆出的鱼鳞阵,就是罗马军团的龟甲阵,他们被汉军俘虏了以后,被安置于甘肃省永昌县骊靬村定居下来,央视曾经拍过一部纪录片,专门讲这件事,不过后来根据DNA测序,发现当地人并没有一星半点欧洲人的基因,而是100%的亚洲人,所以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了,不过现在这里变成了一个旅游景点。

接着我又想到另一个更有趣的事情,就是贴吧里军迷最爱争论的一件事情,秦军或者汉军,和同时代的罗马军团相比,哪一个更厉害一点?

我觉得关于这个关公战秦琼的问题,倒是可以有一个明确的答案,那就是秦汉的军事技术远远超过了罗马帝国,双方根本就不在一个量级上。

为什么我敢这么说呢?因为被陈汤,也就是那个说过,“犯我强汉者,虽远必诛”的牛人,打跑的那一只北匈奴,越过了南俄草原,进入了欧洲以后,所向披靡,就足以证明这一点。

接下来就要提下亚德里亚堡战役了,由于被汉朝打跑的匈奴人,到了欧洲以后,一路屡战屡胜,引起了连锁反应,引发了原来住在黑海边上的北日耳曼人的一支,哥特人向西迁移,再次和罗马军团发生冲突,这场战役在关键时刻,又是哥特人的骑兵起了关键作用,罗马军团几乎全军覆没。

随后就是匈奴人亲自登场了,号称上帝之鞭的阿提拉,把整个欧洲搅的翻江倒海,打的罗马帝国更是满地找牙,苦不堪言,从此一步步的走向衰亡。

所以罗马帝国覆灭的原因,要说复杂也很复杂,要说简单也很简单,归根结底就是军事上不行了,而且更重要的原因是,由于马蹬和马鞍的发明,骑兵已经变成了战场上的决定力量,罗马人落伍了。

那么被打了这么多次脸以后,罗马人还不知道骑兵的重要性吗?

当然知道,没人是傻子,从罗马帝国后期开始,罗马军团就一直在努力提高骑兵的比例,但是问题是,罗马人一直就没干好这件事,这又是怎么一回事呢?

这要从罗马的制度说起,如果我们不把奴隶当成人,只当成一种工具的话,那么罗马帝国实在是太超前了,它的民主理念,共和制度,以及随之而来的福利制度,简直让人难以想象,这是一个公元前的社会。

按照古希腊人普鲁塔克,在《希腊罗马名人传》第三册,《格拉古传》里的说法,早在公元前124年,罗马保民官盖约.格拉古,就推出了一个叫做《小麦法》的法案,规定每一个罗马公民,在购买规定数量的小麦时,都可以享受国家补贴。

这可是人类历史上的第一个福利制度,而且力度之大,即使是今天,也让人叹为观止,它规定每一个罗马公民可以购买5莫迪的小麦(一莫迪大约等于6.5公斤),大约就是32.5公斤,当时一莫迪小麦的价格,大约是37.5阿斯,国家补贴31.17阿斯,可见力度之大,几乎等于白给。(参见徐国栋《格拉古小麦法研究》,《厦门大学学报》2013年第二期)

按照日本历史学家盐野七生,在《罗马人的故事》里的说法,只有超过17岁的罗马男性,才能成为罗马公民,而当时一个五口之家里,通常有两个人能达到罗马公民的标准,所以这个数量,足可以保证生活在罗马城里的罗马公民,不会被饿死。

虽然这个标准今天看起来并不高,但是我们一定要记住,这是发生在公元前的事情,是一个生产力极其低下,物质极端匮乏的时代,而且要论福利制度的普及程度,今天也只有欧洲的部分国家,达到了古罗马的覆盖率,美国都还没有实现,所以这已经是了不起的进步了。

那么格拉古为什么要推出这个《小麦法》呢?很简单,因为古罗马是民主社会,保民官是选举产生的,因此他就一定要提出讨好老百姓的政策,不然谁会投他的票呢?所以他的哥哥还提出过《农地法》,是保障自耕农权利的,原因也是为了讨好选民。

所以你看,古罗马有多么的先进,而且你千万不要以为,什么三权分立之类的制度,是今天才创造的,古罗马早就有类似的机构,比如元老院,公民大会,执政官,保民官之类的,都是互相制衡的,本质上和三权分立是一个意思。

更重要的是,古罗马的福利制度,从开始一直执行到了它灭亡,虽然其中有很多波折,但是总体来说,罗马帝国的福利制度,是越来越合理,越来越完善,实现了所谓的“面包加马戏”,既考虑了物质层面,也考虑了精神层面,甚至延续到了帝制时期。

比如古罗马的第一个皇帝奥古斯都,于公元前22年设立了小麦发放官 (Praefecti frumenti dandi, 也称Curatorfrumenti) , 他们由4名前裁判官组成, 负责向罗马人民分配食物, 营造官则继续负责供应。( O.F.Robinson:Ancient Rome,City Planning and Administration, London:Routledge, 1994, pp.132ss)

奥古斯都

甚至到了罗马帝国的后期,君士坦丁大帝(公元274年到306年)为了确保福利制度的持续,粮食的顺利供应,特许帝国的粮食运输商,可以不用缴纳军装捐和战马捐,表现优异的,还可以被授予骑士阶级的身份, 在涉身刑案时,还具有免受拷打的特权。(Freda Utley:TradeGuilds of the Later Roman Empire , MA Thesis at the London School of Economics,1925)

而且我还要强调一点,古罗马的皇帝和中国的皇帝不是一个意思,它真正的名称叫做第一公民,也就是元首,理论上还是要接受公民大会和元老院监督的,当然,自从凯撒开始,罗马的皇帝必须首先是一个军阀,所以也就没有人敢监督他了,但是这套形式一直保留到了罗马帝国灭亡,所以理论上,它一直是一个共和制的民主社会。

那么这么先进的一个社会,为什么发展到最后,竟然连组建和维持一支强大的骑兵都做不到呢?很简单,帝国的财政破产了,为什么会破产呢?被福利制度给压垮了,养的闲人太多了,那为什么会养这么多闲人呢?

市场竞争的结果,大家想一想,如果我们把奴隶想象成机器,那么拥有大量奴隶的罗马农庄,就好像是现代机器化生产的大公司,那么自食其力的小自耕农,就是手工生产的个体户,肯定是竞争不过这些机器生产的大公司的,只要竞争持续的时间足够久,他们的命运就一定是破产。

那么破产以后,这些自由民该怎么办呢?你千万不要以为,罗马的农庄,也就是我们所说的那些大公司,会雇佣他们,他们才不会干这种傻事,原因很简单,这些罗马公民的成本太高了。

作为大公司经营,他们首先要从经济利益考虑,他们只会购买机器,也就是奴隶来提高生产效率,永远也轮不到这些罗马公民。

破产加失业,那么这些罗马公民在家乡混不下去了,他们又该到何处去找出路呢?

很显然,剩下的唯一出路,就是去蹭国家的福利,到了帝国的中后期,大量破产的罗马公民,拖家带口的前往罗马城,或者是那些有福利制度的大城市,去讨生活了,而且从此定局下来,再也不走了,有学者曾经指出,光是罗马城内,就有几十万这样的盲流。

而另一方面,罗马人的政治理念决定了,任何一个罗马人,只要你有足够的力量,都有资格成为皇帝,所以除了极少数强人时代以外,罗马帝国中后期内战不止,每一个上台的皇帝,为了争取民心,都会大量的赏赐支持自己上台的军人,向市民许诺更多的福利制度。

可是这产生了一个问题,钱从哪里来?在屋大维之前,帝国从不用担心这件事,因为通过对外战争获取了大量的土地,奴隶和战利品,而且罗马的公民也不多,所以这不是一个问题,钱可以通过战争掠夺或者对非罗马公民的剥削产生。

但是到了帝国后期,扩张已经停止,特别是安东尼敕令之后,罗马的公民人数暴增,可以压榨的对象越来越少,而钱又是通过征税收上来的,但是征税是有限度的,帝国只有那么大,能征的税又只有这么多,可是大家的胃口却越来越高,要花的钱也越来越多,入不敷出该怎么办呢?

那就只剩下最后一招,乱印钞票了。当然,罗马人还没有发明钞票,他们的办法就是用银币冒充金币,用铜币冒充银币,降低货币的成色,来达到这个目标,这样做的结果,大家肯定都猜得到,那就是引发严重的通货膨胀,使经济变得更加恶化。

所以当罗马人发现,时代已经变了,罗马急需一只强大的骑兵的时候,他们突然发现,国库里竟然空空如也,根本就没钱可用,这该怎么办呢?

没有钱自购,那就搞租赁呗!于是罗马人开始大量征召自己有马的蛮族人,加入罗马军团,这样就省去了一个购置费,只用付租赁费,看起来似乎是一个聪明的解决方案,但是很快,新的问题又出现了,而且比问题本身还严重,这又是怎么一回事呢?

因为蛮族骑兵加入罗马军团,只是为了讨口饭吃,并没有什么远大的理想,最初他们只是想来给罗马人当个保安,个别时候客串一下联防也是可以的,所以工资要求不高。

可是蛮族士兵很快就发现,实际工作和招聘广告上的宣传完全不一样,说好了只是一个看门的,可是实际一上班,领导却天天拿自己的命去玩。罗马人争皇位,冲在最前面的是蛮族骑兵,罗马人打外敌,用的最多的还是蛮族骑兵,蛮族人虽然不识字,但是脑子并不傻,自己拿着保安的钱,干的却是保镖的活,凭啥?

既然工作性质变了,那工资就必须涨,而且不是涨一点点,必须对得起自己拿命来换的代价。可是地主家也没有余粮,罗马帝国也拿不出钱来,于是就经常开空头支票,一次两次可以,老打白条,那大家就只有翻脸了,你不给,我就来抢。

这一下问题就严重了,本来罗马人想用这些蛮族骑兵,来弥补罗马军团的缺陷,增强罗马人的战斗力,可是搞到了最后,这些人本身就变成了罗马帝国的敌人。

所以罗马人搞了半天,也发展不出一只像样的骑兵,等待他们的,自然就是被扫进了历史的垃圾堆了。

你要想知道我这些结论,是怎么得出的,请参看美国学者罗斯托夫采夫所写的《罗马帝国经济史》,英国学者戈德沃斯所著《非常三百年_罗马帝国衰亡史》,英国人约翰瓦歇尔所著《罗马帝国》,还有很多书籍,我就不一一罗列了。

西罗马帝国灭亡以后,东罗马帝国甩掉了早期罗马人因为实行民主制度,所带来的一大堆福利社会的包袱,退回到了集权封建社会,发展出了一种军区制度,本质上和中国唐代的府兵制非常类似,所以他们也辉煌了一把,发展出了一种,和唐初玄甲骑兵非常类似的超级重甲骑兵,一度称霸近东。

但是府兵制跳不过土地兼并这个坎,既然是使用了相同的制度,所以唐朝玩完的时候,东罗马帝国的军区制度也就名存实亡了,然后就日落西山了,只是他们垂死挣扎的时间比较长,一直延续到了15世纪。

既然发展不出像样的骑兵,就一定会被时代所淘汰,所以各种制度在欧洲竞争了半天,最后一个最不被大家看好的落后制度,生存了下来,就是中世纪欧洲的分封制,因为只有这个制度的成本足够低,能让农耕社会负担得起,一名昂贵的重甲骑兵,也就是领主本人的支出。

其实我之前就应该给大家说一下,一名中世纪的骑兵,到底有多贵, 按照 (David Edge and John Miles Paddock, Arms and Armor of the MedievalKnight: An Illustrated History of Weaponry in the Middle Ages[M]. New York:Crescent, 1988, p. 26. )这本书里的记载,一把骑士用的上等钢锻造的双手剑的价格,相当于120头牛或者15个农奴。

按照(John France,Western warfare in the age of the Crusades,1000-1300[M]. London: UCL Press,1999, p.32. )这本书里的记载,一件锁子甲的价格,相当于60只羊或者6头牛。

单单就是这两件装备的成本,就让人咂舌,更别提战马本身的价格,还有侍从和仆人的成本了,所以在生产力水平低下的古代,你只要多一点点额外成本,你就养不起一个像样的骑兵。

而分封制的管理成本,恰恰是所有制度中最低的,领主最多通过一个管家,就可以管理整个庄园,而且他每天都会去观察,那些仆人们把他的马养的够不够好,一旦上了战场,他自然会考虑到,这些都是自家的财产,所以他才会足够的爱惜,这和那些复杂的官僚体系的花费,完全不是一个概念。

而且不仅仅如此,因为这些马都是领主们自己骑的,所以他们才有意愿去不断的改良这些马种,比如十字军东征初期,他们的马也不够好,平均只有12掌高,800~1000磅,也就是360~455公斤之间,大体上和西夏骑兵用的河曲马差不多。

但是等到他们打到东方以后,他们见识到了优秀的阿拉伯马,法尔斯马,土库曼马等等,于是他们就积极的引进这些马种,进行杂交培育,很快就发展出了佩尔什马,平均身高15~16掌,体重在1200~1300磅,也就是545~590公斤之间,奔跑能力和负重能力,远远超过金军引以为豪的黑龙江马和它的各种杂交马,也超过了阿拉伯人的战马。

 这些资料来自于(Ann Hyland, The Medieval Warhorse from Byzantium to the Crusades[M].Conshohocken: Combined Publishing, 1996, p. 84. )

武器是自己用的,盔甲是自己穿的,战马是自己骑的,所以领主们特别有动力,去改善这些装备,再加上最后上战场的也是他们自己,所以他们更加热衷于提高自己的武艺,因此他们会像演员赶场一样,不停的去参加,在欧洲举办的一场又一场比武大会,一方面提高自己的生存技能,另一方面还能获得金钱,荣誉,甚至还有爱情。

你试想一下,一个罗马士兵或者宋军士兵,他们管得着这么多事吗?他们有能力去改变这些吗?他们拿什么样的武器,穿什么样的盔甲,骑什么样的战马,都是由国家统一安排的,任何一个微小的改动,都要牵涉到各级领导批示,需要众多的部门协调,所以这些先进的社会,反而干不好这些最简单的事情,因此最落后的分封制能在欧洲生存下来,就不是一个偶然了。

所以什么算先进?什么算落后?看来这还真是一个问题!

那么郭侃率领的蒙古西征军和十字军交手,最终到底是谁胜谁负呢?

最新回复 (2)
  • mildsalt 28天前
    0 2
    这系列有合集没?内容还真丰富
  • WadeZhao 28天前
    0 3
    mildsalt 这系列有合集没?内容还真丰富
    没有,我也是一篇一篇收集的然后转发到这里
返回
发新帖